桃源乡的自留地

请让我学会如何抛开世间的一切,专注于取悦自己。

命题作文

大佬给我布置的命题作文。

先存一下。


--------

稻稻是只猫。



稻稻是稻子在十年前六月的一天从大马路边上捡到的。



稻子那天骑着她的破自行车去参加小姐妹们的聚餐,据说吃川菜,重点是有肉,所以她很高兴也很期待。在丁字路口转弯的时候余光不巧瞥到了在马路牙子上趴窝的稻稻。于是稻子用脚刹了车,停下来打量了它一番。

那时候它就俩巴掌并一起那么长一条儿,毛不拉茬的。两只眼睛被眼屎糊住睁不开,蹲在马路牙子上嗷嗷直叫唤,声音洪亮坚持不懈。旁边还有几口已经风干了的双汇王中王以及硬梆梆的白馒头——上面还沾了点土。

稻子那天可能是大日头晒昏了脑袋,觉得它实在可怜,所以左顾右盼了一阵之后小心翼翼的把它抄了起来。


稻子其实是很怕猫,小时候在小胡同里狭路相逢碰见一只黑白花老猫,她不让步它也不让步,两招之后她就败下阵来,被挠的血肉模糊。她爹拎着她到防疫站打了好几天的狂犬疫苗。从此见到猫就怂。


所以稻子捧着那只猫崽子有点忐忑,到了小姐姐家里,一群妹子围上来七嘴八舌的称赞了一番之后,就需要直面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然后怎么办?

稻子那时候是个穷鬼,穷的一天三顿只能吃两包泡面,剩下那顿啃馒头的地步,养个猫对她来说实在是争夺生存空间。

小姐姐非常善良的说先带它去检查身体再帮忙寄养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人能领养——走一步看一步吧。


检查结果就是这猫崽子是只母猫,有眼疾,肺也不太好。不过小姐姐照顾了一个月,好了个十成十。然后就开始祸害周遭。

小姐姐公司的纸箱子被挠了个稀烂,一起寄养的大白猫被它追着咬的满屋跑,作为一只前所未有闹腾的母猫,让小姐姐有些头疼,于是赶紧编辑了领养帖子在线急等。

后来有个妹子来领走了。

大家松了一口气。

妹子五天之后把它退回来了,理由是太闹腾了。

大家犯了愁。

稻子想了又想,毕竟是自己把它捡回来的,要么就祸害自己吧。



小姐姐挑了个风和日丽的一天,把猫砂盆和猫一起带过家来,指着那个已经开始抽条尴尬期的奶茶色猫崽子说:她,叫稻稻。

稻子说为啥?小姐姐说,随妈,你就是它妈了。

稻稻在地上打了个滚,稻子心情十分复杂。

突然小姐姐惨叫一声:不对!!!!!!

小姐姐上前一步抓起稻稻举高仔细看,怅然若失的跌坐在床边,幽幽的说了一句:他,是个男孩子……稻稻你欺骗了我的感情。

稻子从此有了个儿子,稻稻从此有了个妈。

小姐姐至今回忆起来还很震惊于稻稻那能够把大夫都欺骗过的性别。



稻先生那时候还是稻子的男朋友。因为实在想不出来应该取什么名字,也懒得费脑子,所以就还叫稻先生吧。

稻先生对猫没什么特别想法,就是觉得这个毛球挺新鲜的,到处乱跑,一戳一蹦达。虽然吃的多拉的多,但是无非就是从一份救济粮变成两份,还是供得起。

稻稻给稻先生的见面礼就是挠了他一爪子。稻先生觉得自己狂犬病了,马上就要死了,他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造福社会造福人民,不能死在这上面,他要去打疫苗。

其实就是破了个皮的小伤,还没剪指甲撕掉死皮的伤口大。

稻子给稻先生上了一课,关于猫是否有原发性狂犬病以及是否需要花钱去打狂犬疫苗。

稻先生勉强听进去了,指着稻稻:也就是说它一个礼拜没事我就没事?

理论上是这样。稻子说。

从那天起稻先生每日三个电话,殷切关注稻稻的生存体征以及生活质量。

过了头七,天,稻先生终于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再世为人。不过对稻稻就有点提不起劲了。



稻子自从领养了稻稻之后,看什么猫都是小天使,所以偶尔也会带楼下的野猫来分享猫粮,表达自己爱屋及乌的胸怀。

那天一只温顺的小母猫上来吃饭,稻子抱着稻稻围观,稻稻突然就发了狂,但限于被稻子抱着,只能在自己攻击范围之内在稻子的脑袋上打了一套拳。

稻子觉得自己仿佛突然间的被某种利器疯狂的攻击一番,整个人都傻在当地,过了几秒才赶紧把稻稻扔出去——好在母猫已经从开着的门缝跑走——优先摸了摸自己的脸,仿佛没有破相,这时才觉得整个脑袋火辣辣的疼,血顺着脸流到下巴吧嗒吧嗒的滴到地上,一会就成了一滩。

稻子冲着稻稻大喊:你他妈的傻逼啊!!!!!伤口扯的更疼了。

掏出手机,给稻先生打了电话,呼天抢地的说要他立刻过来,自己现在疼的要死。


稻先生据说当时刚到家,饥肠辘辘的要开门吃饭,一个电话给召唤到案发现场,又累又惊,迎面看到稻子正蹲在客厅中央抬起头来仿若恐怖片经典镜头:发型凌乱一脸血渍泪眼汪汪的吸着鼻涕说,我被稻稻给暴击了。

稻先生叹口气伸手给稻子擦擦脸上的血和泪,那怎么办,走吧去医院。

稻子加了一句:你带钱了么……


当时晚上八点左右,急诊科医生即便身经百战,见到稻子的惨样还是愣了一愣,边查看伤情边问,这是怎么了??稻先生风凉的冷笑一声:被猫给挠了。大夫沉默许久,说我还想领养一只,看你这样……还是算了吧。

稻子抬头想辩驳说不能以偏概全啊,被大夫大一手按住脑袋按回桌面:别动,都看到头骨了,缝针加破伤风,家属谁啊?你啊?去缴费吧。


稻子被拎到手术台上趴好,就是上课睡觉的那种姿势。无影灯下大夫依旧絮叨着,真没见过你这么惨烈的,你家那是猫么。稻子说是的是的,给您再介绍一只?大夫说可算了吧,别动啊,缝歪了不好。

稻先生拿着一大摞缴费清单进来的时候大夫正大开大合的给稻子补救脑袋:哎你看啊,来来你凑近点没事。看到骨头了吗?对,人头骨就长这样。稀罕吧?

稻子很无奈的说,你们俩能说点别的么?

大夫说这不是为了缓解你紧张情绪么。我这用心良苦。马上就好了啊。


回了家,稻稻像失忆了一般依旧软萌萌的围着稻子撒娇求抚摸,稻子虽然脑袋上缠着绷带戴着固定的网兜,也是记吃不记打的抱着稻稻坐在床上跟稻先生大眼瞪小眼。

稻先生开口,你把这猫扔了吧。

稻子否定,不能够。

稻先生据理力争,这猫野的实在没法要,你省吃俭用养它半年它把你挠成这样。

稻子反驳,我下次不带野猫进家了应该就没事,哦对了,得给它剪指甲,我忘了给它剪指甲。

稻先生斩钉截铁,不行你赶紧扔了它,这次是脑袋,下次把你眼睛挠瞎了你都没地方哭去。

稻子不说话了,瘪着嘴坐在原地开始哭,也不出声,就是一抽一抽的倒气。眼泪滑到脸上痒痒就用袖子抹,一抹扯到伤口疼起来,就哭的更凶。

稻先生纳闷,你到底哭什么啊?

稻子吸了吸鼻涕,我觉得委屈。我养了它这么久,它这么对我。我到底哪做错了。

稻先生拿出纸巾给稻子擦擦,那你还不扔了它。

稻子叹了口气:

舍不得,再说了,还能有谁一整天一整天的在家陪着我?


稻先生叹了口气。


稻子说,我等天气暖和了就带着它去做绝育,这样就温顺了,肯定没问题的,你就留下它吧。它挺好的。

稻先生说,再议吧。

稻稻从稻子怀里跳出来,倚在她身边,尾巴把四只小爪子围起来,坐的端端正正。

稻子说,求你了,它真的挺好的。

稻先生瞪着稻稻。

稻稻坐在那里,淡淡看了他一眼,喵了一声,甩甩尾巴走掉了。


评论(2)
热度(6)

© 桃源乡的自留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