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尊礼]Strawberry cake

广州尊礼ONLY茶会应援文,已经补完。


——————

闷热的空气和外面断断续续的蝉鸣让人即便是不看向窗外都知道这是讨厌的夏天的节奏。

周防尊痛苦的从午睡里醒过来——确切来说是热醒过来。平日里舒服的软皮沙发如今也可以成为让他烦躁的原因之一,太热了,从后脖子到胳膊肘到赤裸的腿和腿弯到脚踝,接触到沙发的地方全是细密的汗的痕迹。稍微一移动带来的质感简直让刚睡醒的神经都充斥着反感。他不耐烦的撩了一把头发,也是湿的打绺。甩了甩手上的汗他开始保持身体基本不动的状态摸索——从沙发扶手到靠枕下面然后是坐垫的缝隙接着是自己的腰下面最后摸到沙发腿和地板的位置。

“该死,遥控器去哪了!”周防哼了一声终于下定决心猛的坐起来。汗湿的地方由于离开了沙发稍微有一种微微凉爽的快感,但也绝对谈不上舒服。眯起眼睛看了看茶几上有一个玻璃杯子,是自己常用的那只,跟宗像的那只没什么太大差别。下面有一张纸条,看样子已经被水湿透了。他小心翼翼的把那张软趴趴的纸条从桌子上撕下来像捏蝴蝶翅膀一样迎着光线看。

“我去上班了。如果你按时起床的话这杯冰水的美味你还是可以品尝到的。”

冰水吗?周防失落的拿起杯子晃了晃,温暖的跟室温一样可爱啊。

空调遥控器被扔哪里去了,周防在客厅中随机走动着。昨天被随手丢在玄关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了他一跳。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宗像短信。

阁下醒了没有?

空调遥控器去哪了宗像?

我藏起来了,否则你会睡死在沙发里。

我觉得我快热死在沙发里了。

开窗户通通风然后洗个澡也许会好点。

好吧。

把手机扔到一边之后周防突然想起遥控器的问题居然还是没有解决。他沮丧的打开窗户,一阵熏风带着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吹的自己那两绺须子都有些蔫的打不起精神。只有去洗个澡了,他这样想着拖着沉重的步伐去了浴室,打开冷水管一通猛冲,冰冷液体的刺激让他觉得至少在这个瞬间还是舒服了不少。后颈到后背的地方被刺激的有些疼竟然产生了某种快感。总算不是那么燥热了,他关掉水龙头,湿哒哒的也懒得找毛巾擦,就这么赤脚踩在地板上吧嗒吧嗒的走到客厅,风从窗外吹进来,还是那么热。

啊——————

他绝望的站在客厅中央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抄起昨天自己放在小柜子上的电水壶,就那么拎着把手对着壶嘴大口的喝着有些温热的水,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消暑了,如果再找不到遥控器他就决定回去酒吧就那么窝一下午直到宗像下班再回来,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怒之下烧了这座房子然后被宗像一怒之下扔出去。

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宗像踩着一年之内最热的月份以及一天之内最热的时间回到家,开门便看见如此劲爆的场景。周防尊全身赤裸着拎着一个热水壶叉着腰站在客厅中央,地上还有一滩水。他楞了两秒然后果断迅速的关上门。

“我没想到你脑子竟然被热坏了,想想还真是我的错。”他把手里抱着的一大推纸袋放在玄关的台阶上低头换着鞋子,“你这样被邻居看到会报警的,周防尊。”

“也许他们会卖给八卦杂志。”周防放下壶甩了甩头发。

“是吗?明天头条会不会是——《前赤王家中开窗裸奔,是有精神疾病或是性骚扰还是对自己的身材过于自信?》”

“你想多了,对面是独居的老婆婆。话说今天休息?”

“今天是星期二周防尊先生。就算是你过的再悠哉也得看看日历好吗?它在那里就那么没存在感?”宗像脱掉捂得十分严实的制服。

“我一般是靠你在家的时间判断日子的。”

“今天没什么很重要的工作所以早退了,顺路去买了些东西。”宗像把衣服挂好,一手抓着几个袋子走进厨房放好,出来径直拐进了浴室。

大概也就过了十分钟,他热气腾腾的出现在客厅,裹着深蓝色薄棉质和服,把手里的宽大的浴巾扔到周防的头上。

擦擦吧。他从茶几花瓶里掏出遥控器开到了低温。

周防头顶着浴巾站在都能看到白气的出风口感动的简直要哭出来。科技改变生活啊这真是活生生的例子。

对了,周防先生。

宗像利索的坐在沙发上,周防思考要不要告诉他是不是要先擦一下皮面,再一想反正都坐下了还是不说的好。于是保持着那个让自己精神和肉体都很舒爽的姿势扭过头去看着问话的人。

我跟你说了几次了?他皱起眉头把修长的手指交叠着放在膝盖上。

啊……糟糕。

“厨房里有什么?”

“保温瓶。”

“那你为什么又用电水壶喝?”

“因为都是常温的水没什么问题。”

“嗯?”

“因为电水壶离我近。”

“根本原因。”
“我图省事。”

“简洁一点。”

“懒。”

宗像无奈的看着他,喃喃的说了一句,我想是不是该找个女人收拾你一下了。

声音虽然比较小,但是即便是站在呼呼作响的空调出风口下的周防尊也听的很清楚。

“我想我还没到需要女人的地步。”他不快的看着宗像,“难不成青王大人有什么新打算?”

“你想多了。我是想让淡岛君来给你上堂课。”宗像认真的看着周防的眼睛说道。

“我以后再也不用电水壶喝水了,我保证。青王千万别把我交给政府。”周防一瞬间泄了气,他回忆起前些日子出云痛不欲生的抓着自己的手,说在酒吧住一阵子避避难,因为好像是他在淡岛家抽烟不小心把烟灰掉到了沙发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宗像叹口气,走过去用宽大的手掌使劲呼喇了一下周防半干的头发扭头走向厨房。

“冰箱里有奶昔,你先喝一点吧。”他背着周防在流理台上把纸袋里的东西挨个拿出来摆放好。周防随手把浴巾缠在腰上,去玄关找了一双拖鞋穿着踢踢踏踏的走到厨房的冰箱里拿出大杯的冰镇奶昔,倒了一杯端在手里倚在门边不怎么碍事的地方着看宗像忙。

 

 宗像把家里的盆碗都拿出来摆在流理台上,鸡蛋面粉糖粉还有周防不晓得具体是什么的东西挨个放进去拿着打蛋器在那里搅打着。虽然宗像下厨房的时间也不算短可是每次都让周防觉得很有意思——明明是王,这样像通人一样的过着普通日子,不用去想什么世界毁灭跟自己有没有关系的生活,真的挺好的。谈不上有多舒心,每天也就这么过着,偶尔会有点小分歧,会有点小磕绊,结果肯定是俩人谁先让一步,接着就掀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情,继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用比较酸腐的说法,这算是幸福吧?周防这样想着。

这个季节还有草莓吗?反季的东西应该挺贵的吧?他眼尖的看到宗像还没来得及扣上盖子、已经洗好的红色果子,伸手拿了一颗就往嘴里塞,满足的嚼着。

“还是挺甜的嘛。”周防伸手拿第二颗的时候被狠狠的敲了手背。要是都吃了一会有没有材料了你就不能克制一点吗周防先生。宗像用稍微蘸了点奶油的指节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今天什么日子你这么勤快?周防弯下腰把下巴垫在宗像的肩膀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平日里除非十分清闲的周末宗像绝对不会下厨房,他的理论是忙了一天了为什么还要费事进厨房,饿的话出去吃料理就好了,又比自己做的好吃。周防时间一大把可惜了厨艺跟淡岛君差不多,为了健康和安全着想还是算了。当然,什么时候宗像也不会忘了他那该死的茶道,不过在办公室或者出外勤的时候比较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方便捋清思路以便更好的投入崭新的工作当中。用某位三把手的话来说就是见缝插针的偷懒。

  没事就不能做点蛋糕吃?宗像把浓稠的液体倒入模具中稍微在桌面上磕了磕。拿出电动打蛋器开始打发奶油——他拿起一瓶抹茶粉凝视了很久,又依依不舍的放了回去。

电动打蛋器的声音比较大,周防有些烦躁的哼了一声,伸出手指抹了一点奶油塞进嘴里。

唔——,不好吃啊。顺手把奶油抹在宗像脸上的周防手腕被一下子抓住,戴着眼镜有点愠怒的脸放大在自己眼前。

你如果再捣乱就出去晒着吧。他这样说道。

别生气么,周防凑过来用舌尖从下到上把奶油卷进自己的舌头里。这样就美味多了。

宗像微微推开他转过身把装满了液体的蛋糕模子放进烤箱定好时间,再好整以暇的靠在流理台上打量了一下周防目光集中在他裹浴巾的位置。

阁下的小兄弟今天怎么格外精神?

大概是晨勃吧。

你的早晨是哪个国家的时间?

我睡醒的时候就算早上。

那还真是火热的早上呢。

周防尊不得不承认他很喜欢现在这个世界。虽然依旧平淡的出奇但是舔舐着自己身下这具稍微开始发热的身体的时候他意外的觉得自己内心有一种愉悦的冲动,一种活着的真实感。当宗像的腿缠上他的腰的时候他便把这种感慨一般的想法甩到脑后,一心一意的去把愉悦感融合到实际行动当中,争取把更多的感觉和感情传达给这个搂着他脖子喘息的人。

是幸福吧,就是这样吧。他这样想着,低头吻上宗像的眼睛。

.

夏日午后运动过后两人又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客厅已经飘出蛋糕坯子的香味,宗像看了一眼表,下午五点左右。把蛋糕抹上奶油再装饰上草莓之后看起来这个作品可以称得上杰作,简直要感动的拍照发到S4的官网上炫耀一下,当然理智及时控制住了这种愚蠢的冲动。

好了我们出去吃饭吧。宗像拍了拍手。

哈?周防尊以为这个蛋糕就是晚饭的想法彻底破灭了。

快点走吧,做一个蛋糕就够累的了。他从衣橱里甩出两套衣服,自己拿了一套换好。

我在餐厅订好座位了,你快点。

周防恩恩啊啊的接着话茬,低头看着自己震动着的手机。是一条短信。

明天要来酒吧哦,大家为你庆祝生日,大将。

啊……是这样吗?尊看着站在玄关催促自己快些的宗像礼司,伸了个懒腰。

来了,礼司。

——END——


2014-08-02 /  标签 : 尊礼K 15 2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