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gangsta匪徒/幼年尼克x沃里克]丧家犬①

注意:

·OOC产物

·幼年时期,非原著向。官方打脸就打脸QAQ

· @四魔睡 同志要求看少爷第一次接客的桥段我大概没写太好……JUST娱乐一下

·幼年时候少爷还叫沃里斯,估计是后来改的名字,所以本篇沿用沃里斯这个名字。

·第二章请移步http://4moshui.lofter.com/post/26267e_4b84821

·以上,请食用愉快。

*******************


1.

  从那个所谓的家里逃出来的时候沃里斯和尼古拉斯狼狈的仿佛两只永远没有栖息之所的丧家犬,惊慌失措又孤独无助,身上沾满尘土脸上布满伤痕。除了相互抱在一起瑟缩在街道最阴暗的巷子角落中,上天没给这两个孩子任何怜悯。

  沃里斯愤恨的抹了一把脸,厌恶一般的把手上的淤血甩到地上,混着自己和父亲也许还有继母和哥哥的血,接着就那么散了架泄了气一般跌坐在垃圾堆上。旁边站着那个始作俑者,他紧紧的抱着那把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刀,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他也不知道该抱紧什么才能把心中的不安和恐惧消除殆尽——即便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杀人他都从未有这种感觉,他头一次在自己小小的脑子里费劲的思考,刚刚做的那件事情是对的还是错的。如果是对的话,那为什么沃里斯眼中充满了和自己一样的灰色,如果是错的话,那他……

  对不起。他生涩的比着手语。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

  即便是沃里斯背对着自己,他还是笨拙的用小手比着那几个字,也许不这样做的话,他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大概沃里斯不会原谅自己了吧。被亲人抛弃的滋味很难受,失去亲人的滋味也应该非常难过——而且还是自己造成的。他这样想着,放下有些疲惫的手臂,看着沃里斯在衣服兜里摸来摸去,扭过头来对自己说。

  

  喂,你身上有钱吗?

 

  沃里斯再也没说过从他问出这句话之前所有的事情,他只是喋喋不休的说,你也真是的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我身上也就这点钱了,平时零花就不多,省着点的话大概能撑十天半个月,我们必须想办法赚钱了吧……?他说了很多很多话,之前他在家里的时候都没说过这么多,他也不在乎尼古拉斯有没有在听,听得到听不到,听得懂听不懂。他只是在说,就像站着的那个孩子一直在沉默。

  说到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他叹了口气,仰起头看着尼古拉斯。擦的跟个花猫似的挤出来半个笑。

 

  “我们以后就要靠自己了啊。”

 

2.

  除去在黑诊所随意包扎一下俩人的伤口,想在找到可以赚钱的营生之前他们只能在贫民窟附近找最便宜的棚子凑合。毕竟沃里斯不比尼古拉斯的体格,如果不好好养几天的话不晓得会出什么样的问题——不过总比睡露天好很多。

  尼古拉斯跟他比划说,自己可以去继续当佣兵,沃里斯摇摇头说你我都还未成年,而且,一个是废物一般的二少爷,一个还是个挂牌子的。

  不如把我卖到艾尔盖斯托姆吧。尼古拉斯看着沃里斯的眼睛吃力的的往外挤着不成声的话。

  他们说过,我大概能卖个好价钱。那边……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怎么可能。沃里斯一把抓住尼古拉斯的衣领,贴近他的脸一字一句的说,你想把我扔在这个垃圾堆一般的地方,看着我烂死在这里你才甘心是么?

  既然这个局面的始作俑者是我们两个人,那就一起面对吧。

  将来的路是天堂还是地狱,俩人一起趟过去不就知道了么?

  所以你怎么可以一个人先开溜。

  怎么可能。

 

3.

  晚上睡觉的时候俩孩子挤在破破烂烂一碰就吱呀乱响简直不能称其为床的木板子上。尼古拉斯倒头就睡的死沉,沃里斯就有点痛苦的看着比床板还糟糕的天花板失眠。他曾经幻想过自己从那个牢笼一般的家中逃出来,可能会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也可能过着比较不错的日子,但是从未想过前两天还是少爷这一会过的跟乞丐差不多。贫民窟中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发生。他们俩的到来就算是再低调也会引起一部分人的注意。两个孩子其中有一个穿戴还不错,自然是口肥肉。三四拨不同的混混们借口收保护费已经被尼古拉斯吓跑,但是从那时候大家就躲着他们走——毕竟是有个挂牌的怪物在这个地方的话,会引起巨大的恐慌。没有人肯租房子给他们,甚至连可以搭话的人都没有。虽然是小孩子,但是大家还是远远的看到他们就会惊叫着跑走。

  没有叫警察就已经是万幸了。沃里斯拍着尼古拉斯的肩膀这样说道。

  周围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也是让沃里斯失眠的源泉他甚至有些羡慕尼古拉斯的失聪带来的良好睡眠。贫民窟的人无论怎样都得活下去,这是他们的基本法则,现在也是这俩孩子的当务之急。他摸了摸自己左眼,伤口不怎么疼了,明天要不要去央求隔壁好心的姐姐带自己去夜店打打工。

  如果不是她好心默许自己和尼古拉斯住在这,他们也只能睡大街。即便是她本人带着一个小女孩,住的也差不多是这种勉强遮风的破烂屋子。听说她是在夜店驻唱的,像沃里斯这样的岁数正经工作肯定是不让他做的,在夜店后台打打杂,也许是可以的吧。还能带些食物回来俩人改善一下伙食。


4.

  当沃里斯被一双涂着朱红甲油的手按倒在沙发里的时候他看着不同颜色的天花板竟然没什么想法。头顶女人的声音迷离的赞美着说他长得很不错淡金色的头发正是自己喜欢的类型,那双细长的手潮湿又尖锐的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不停的往自己被红酒打湿、大的几乎不合身的酒保服口袋里塞钱。那声音说,自己有多有钱,自己老公又多无能,只要自己经常去她那,想要什么都可以。沃里斯蓝色眼睛依旧注视着天花板上那个绚丽彩球折射出来的光比太阳还刺眼,左眼的伤口任性的疼了起来。于是他闭上眼睛,开始想念不同于身上令自己厌恶作呕的触感的那双手。那是跟自己差不多大小、右手上还有一道新的伤口的手。即便是这样,它们握起来微微有些暖但是很干燥,有种安心的感觉。那双手的主人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就像影子,看的到它,就觉得自己还存在。

  沃里斯用胳膊挡住脸笑了起来。

  尽管他的声音被震耳欲聋的音乐掩盖的毫无踪迹。

  尽管他的身体颤抖的像一只冬天的蝴蝶。

 

5.

  我回来了。沃里斯到家的时候发现尼古拉斯正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看样子已经站了很久。

  他掏出兜里有酒渍的一把钞票,笑着说,我回来了尼克。我们有钱了不用愁了,我也会赚钱了。

  尼古拉斯犹豫了一下,上前一步轻轻的把他抱在怀里——虽然身体矮了一截看起来像埋在沃里斯的怀里一般。所以他低头把脸埋进尼古拉斯的肩窝这个动作做得也十分流畅。

 

  我回来了。


  我们都是背负着别人的憎恶活下去的人,所以即便是再痛苦、再悲伤、再痛不欲生,也要笑着活下去。无论是为了死去的他们,活着的自己,还是将来要相遇的什么人。

  路还长的很。


  —TBC—

评论(1)
热度(111)
  1. 此生无悔入荣耀桃源乡的自留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