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gangsta匪徒/幼年尼克x沃里克]丧家犬③

好像赶上圣诞节了,虽然四魔睡同志已经睡了,那么我就发咯。各位merry Christmas。

PS。word很给力的崩了一次,于是我就……又写了一遍。事实证明,随手保存拯救你我他。

注意:

·OOC产物

·幼年时期,非原著向。

·幼年时候少爷还叫沃里斯,估计是后来改的名字,所以本篇沿用沃里斯这个名字。

·和 @四魔睡 玩图文接力,第二章→http://4moshui.lofter.com/post/26267e_4b84821

·以上,请食用愉快。

*******************


  太阳光大咧咧的从打开的门口照了进来,毫不客气的糊了尼古拉斯一脸。他痛苦的皱着眉头把左眼撕开一条缝,对着罪魁祸首逆光的剪影表示了最直接以及最诚挚的欢迎。

  你回来了。从被窝里伸出的中指还带着温暖的体温。

  扔过来的纸袋子结实的砸在了尼古拉斯的额头。闻味道应该是炸鸡排和甜腻腻的点心。最近沃里斯每天把他们俩人一天的伙食都从夜店后厨打包带回家,碰到什么就带什么总归还是不错的,有的吃总比饿肚子强,而且在这种地方,隔三差五就有肉吃也是一种幸福的事情。

“啊啊……累死了。”沃里斯踢踢踏踏的挪到床边,死狗一样扑在尼古拉斯身上黏糊糊的打了一个滚,噗通一声躺进床内侧,如果不是床面积有限他就摆出一个标准的大字了。

  尼古拉斯捂着胃坐起来,伸手把沃里斯沾着土的鞋子脱下来放在一边,拍拍装死的他。

  把衣服脱了再睡。会起皱的。

“有什么关系嘛……”沃里斯毫无意义的扯着领结,尼古拉斯只能出手帮他把衣服褪下来,在这个过程中小少爷只是稍微侧过身让脱衣服这个动作更方便一些。

  你衣服上面有种味道。尼古拉斯甩了甩从衣服堆里拽出来的白衬衣。

  我不喜欢。

“怎么会!”沃里斯猛地坐起来。

  是香水的味道,女人香水的味道。每晚夜店都有不同的女人,她们把自己打扮的从颜色到味道都足够吸引人,无论是作为猎物还是猎人,她们都很称职的伪装着自己把自己的魅力发挥到极致获得着对于金钱或欲望的满足。沃里斯已经渐渐地适应了那种惨烈的生存方式。钱是好东西,满足这些女人的欲望之后他能得到钱,有钱就可以活下去。这种交易还是公平并且值当的,至少目前来说,还是值当的。如果碰见合适的金主可以长期做下去的话,也可以拒绝一些自己厌恶的零散客人,店长和其他店员也不会对自己太过苛刻,所以,他已经选择性遗忘了这种味道,即便他也真的不太喜欢这种刺鼻的味道。

  他把衬衣从尼古拉斯手里抢过来团成个团,然后扔到杂乱的屋子角落,躺回到床上的时候顺手把单薄的被子全卷到自己身上,唯独把白花花的大长腿伸出来踹了尼古拉斯一脚。

“既然尼克不喜欢的话,那就去帮我洗了呗。”

  你是不是还要我帮你洗内裤?尼古拉斯抓住沃里斯的脚腕。

“你要愿意我也没问题啊”他抬起腰真就把内裤脱下来扔到尼古拉斯的头上。

 


  尼古拉斯认命的端着盆和刚刚沃里斯褪下的衣服坐在门口笨手笨脚的洗了起来。他知道沃里斯去找了一份工作,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也没跟他说。大概就是服务行业吧,沃里斯含糊的说着,不知道是因为嘴里忙着嚼已经冷掉的牛排还是压根不想说。他只是开心的让自己多吃点,说以后至少吃穿不愁了,等他攒够钱他们就去别的地方,随便开个什么小店面,过着平常的生活就够了。

  不过现在还攒不下来吧。还需要买药。药很贵。

  即便是自己甚至不吃饭、没有别的花销,就单纯是药,就会花掉沃里斯赚来的钱的一大半。

  尼古拉斯有央求沃里斯也带自己去夜店做事,沃里斯说别闹了,他们要你个聋子干什么,不行不行。从小在雇佣兵堆里长大的尼古拉斯认真思考了一下,除去杀人,他好像没有被教会任何事情,即便是读书或者写字也都是后来沃里斯教会的。

  他只是一个工具。

  不过现在这个工具已然成为累赘,他很沮丧。

  于是他沮丧的洗着衣服。那上面有着他不喜欢的味道。

 


  洗完衣服之后也没什么事情,尼古拉斯拿着一本书——前几天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轻轻的坐在床边,守着熟睡的沃里斯安静的看了起来。

  他有在努力的学习,学怎么读书怎么写字,怎么做一个正常的人。每天这样的日子让他说不上有多开心有多幸福,只是觉得,可以一直这样的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情。

  他除了看书,还喜欢看沃里斯睡觉的样子。

  其实沃里斯睡觉非常不老实,睡相难看到死。他们俩人的睡眠还没有时差的时候,简直是灾难。开始的时候小少爷还是很老实的躺着,一旦睡熟之后堪比动作大片。尼古拉斯有很多次被他从床上踹下去,那时候他觉得沃里斯真的也有当佣兵的天赋。俩人开始还盖一床被子,到了后半夜总是被沃里斯一个人卷到身上,如果伸手轻轻拽一下被角还会被收的更紧。好在是秋天,还不是很冷。尼古拉斯抱着自己的胳膊坐在不被殃及的角落叹了口气,第二天不知道从哪又搜罗了一条薄被子抱了回来,情况才好了一些。

  如今他们俩人的睡眠有了12小时的时差,沃里斯出门的时候尼古拉斯准备睡觉,自己睡醒之后对方下班回家扔下饭接着自己这茬继续睡。于是尼古拉斯就有大把的时间来看着这个人睡觉的样子。

  阳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淡金色的刘海好像长了一点,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如果再这么长下去,就给他梳一个邻居那个小丫头一样的辫子好了,尼古拉斯无聊的想着。

  他睡觉的时候眼罩会摘下来,伤已经痊愈了,只是那道伤疤就那么霸道的印在沃里斯的左眼上,这辈子就这样了——像自己手心的那道疤一样。

 


  大概是做了噩梦还是怎么的,沃里斯开始小声的哼唧。有点像孩子受了委屈找妈妈的那种小声音。尼古拉斯听不到,但是能看到他皱着眉,想摆脱什么似的不安的扭了一下,手下意识的去抓东西。于是尼古拉斯把自己的手伸过去,一下子就被紧紧的握住。有点疼啊,他没想到沃里斯居然会有这么大力气。

  不过这之后沃里斯就睡的很安稳,一直抓着尼古拉斯的手指。

  尼古拉斯就这么让他抓着,蹲坐在床边,看着外面的天从艳阳高照一直到落日黄昏,他就倚着床沿也睡着了。



待在他身边吧,一直就这么待下去。陪伴也好赎罪也好,就这么待下去吧。

要不还能怎么办呢?

 

 

  再醒来的时候屋子的灯已经被点亮了,沃里斯正光溜溜的站在门口手里抱着自己的衣服。

“衣服干了啊,正好穿上去上班咯。”他看着尼古拉斯,“没见过裸男吗?怎么表情这么痛苦。”

  腿麻了。尼古拉斯确实很痛苦的站起来活动着自己的腿。然后他的目光停滞在沃里斯的后背上。

 “……你的……后背怎么了?”他开口问道。

 “恩?没怎么啊?”沃里斯把手背过去摸着自己的后背,“啊,没什么。后厨帮忙的时候不小心被刮了一下。我走了啊。”他匆忙穿上衣服摆了摆手。把尼古拉斯一个人扔在身后。

  他知道这种事情不能说,说了也没什么。

  是昨天不小心被客人挠伤的而已。

  真的,也没什么。


—END—


评论(1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