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K/尊礼]一秒

有点随笔念想,所以就写了。

******************************

终端声音响起的时候宗像在看纸质书。无论科学多么发达,纸质书籍给人带来的阅读顺畅感和真实感是电子产品无法比拟的。

细小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面显得很有存在感却不使人心惊,恰到好处的发挥着它提醒主人的作用。宗像左手撑住书脊,腾出右手看了一眼屏幕。

是一条推送新闻。

“由于地球自转放缓,原子钟会在6月30日停留一秒。”

 

一秒啊。他这样想着,翻看下面大家都在热烈的讨论用那一秒钟在做什么。看着看着他就开始走神。

一秒钟很短,连对于流星划过时候许愿的语句完整表达都要长于一秒钟。

或者连表达给自己心爱人的三个字都不会浓缩在一秒钟说出来。

所以如果多给他一秒,他会做什么呢?

很有趣的命题啊。他回味着这个事情,站起身来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从客厅走到厨房一共是12步。松软绵柔的拖鞋还是周防尊从外面带回来的,听说是买牛奶的赠品,不过看着蓝色格子怎么也没多少说服力,如果是白色或者镶满恶俗小草莓图案的话多少还是有点可信度的。

15秒。

如果多一秒宗像就可以把步子迈小一点,或者推门的时候再缓一点。

 

今天是周末,晚饭的形式要多一些。他抽出雪亮而又锋利的刀在案板上熟练的切着各种东西,不紧不慢按部就班的把水烧开把东西倒进去,搅拌、添加、尝味、然后装盘。或者开始将米饭煮熟,放进各种内容物,揉捏、成型、摆放。

他看了看表,用了一个半小时。

5400秒。

如果多一秒,也无非就是让水多冒几个泡泡,让米饭在空中多停留一瞬间,让热气远离桌子不到10CM。

 

他坐回到沙发里,周防尊去干什么来着?好像是去HMR溜达一圈,他是这样说的。从上午到现在差不多6个小时。临走前拽着自己领子亲了一口,满嘴的烟味。自己跟他说,再这么抽下去早死早超生。他什么都没说就是不以为然的把烟掐了然后说自己晚饭前就回来,想吃饭团和味增汤了。

21600秒。

如果多一秒的话,可能他那个带着烟味的吻会在自己的嘴里停留的长一点,也许开门的阳光在他红头发上多晒一下。

 

宗像开始给周防尊发短信。

——你什么时候回来?

信息发送中。

信息已发送。

对方已收到。

10秒。

多一秒信息服务商也不会多收一份钱。


其实多一秒少一秒对宗像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多一年少一年也是一样,多十年少十年也是这样。之于他个人只有已经完成的事情和尚未完成的事情,所有事情都不值得自己拼命的赶上前去,去苦口婆心费尽心力。

就算之前做了太多太多,也有可能在一秒钟被土崩瓦解,天崩地裂再没修复的可能性。

那一秒很漫长,嘲讽又漫长。漫长到他都觉得可以听到雪花从天上落下来停在肩头慢慢融化的声音,然后整个世界开始以飞快的速度开始崩塌,崩塌到他怎么走过大桥怎么走回家中都不晓得。多长时间来着?听说是几个小时?还是半天?他也就觉得是一秒。

他听到对方居然还没死的时候,那一秒他脑子里闪过很多词汇,但是基本都是骂人的。

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他站在那个红毛的病床前,狠狠的瞪着还在睡的重病号,内心的词汇喷涌而出,如果能实体化,那些词汇会从他的大脑砸向那两根须子,冲出窗户涌向大街,占满整个城市。

当太阳的颜色融化在那人眼睛里的时候,他脑子却又一片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是,也就是空白了一秒钟而已。

 

不管怎么说,活着就是神对人类最大的恩赐,也是你对我最大的安慰。

 

门锁响了起来,那人夹杂着冷空气走进门。

——宗像我回来了。

他站起身,走到玄关。

—— 一起吃饭吧。

他对着周防尊笑了一下。

用了一秒。


如果多一秒,我想,还是最想对你笑一下吧。

—end—


2015-01-11 /  标签 : k尊礼 28 2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