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K/尊礼]糊弄事的H。真的。

你们看 @四魔睡 给我的插图!!!看!!!!!

她说室长是穿着浴衣的,大家意会。

当然她说如果室长穿衣服的话就看不到翘臀了



在发呆了一晚上之后我开始写H。

PS,打字多了右手小拇指容易抽筋……。怎么破,在线等。 




——开始糊弄——

  谁规定新年开始的时候就一定要穿着浴衣跟一大群人随波逐流朝圣一般的去看烟火大会。周防尊不满的坐在山坡上叼着烟屁股从鼻子里挤出一个哼字。

  宗像在跟一块苹果糖较劲,他很少吃这种东西,看着有趣又新奇,从周防尊的口袋里掏了几枚硬币过去买了下来。周防尊抗议说公务员怎么可以随便拿群众的钱花销,宗像举着木棍儿上面红艳艳的苹果说,因为自己没零钱。

  多充足的理由,周防尊竟然无法反驳。

  其实这玩意吃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在跟苹果相面了半分钟之后宗像下了这样的结论。表示实在太难下嘴于是顺手就给了叼着烟卷哼唧的那位。周防尊觉得他这么做实在是太缺德了——花了自己的钱还要让自己吃不太好吃的东西。

  说回来了他们到底来这干什么了?他接过那根因为糖壳子稍微有些融化顺着木棍往下流导致手指触感黏糊糊的苹果糖,继续思索着这个问题。周围都是小情侣们一对一对的,大家都找着比较适合观看焰火的场地和角度。那种东西自己真的没什么兴趣,说到头有什么好看的?就一堆噪音伴着天空中几秒的光亮,还有啥可看的么?不如回家多睡几分钟。

  就是要这种气氛啊,宗像穿着灰蓝色浴衣顺势躺在草坪上。虽然穿的不算少,但是脚腕子那一部分因为他的动作就那么大咧咧的露出来,就算是在晚上也能看的清楚。周防尊不否认自己很喜欢那个部位,用左手握上去的时候稍微有一点凉,接着会被自己的手掌暖热。他喜欢那种感觉,更喜欢顺着宗像脚腕往上摸一直到大腿内侧一路点燃他欲望的感觉。右手沾的糖浆有些不舒服,他把手指放在宗像的嘴边。于是宗像张开嘴把那两根手指含进去,慢慢的用舌尖融化糖浆,再舔舐干净。自然这两根手指还有更大的用处。


  宗像大腿内侧的皮肤手感很不错,肌肉和脂肪的比例恰到好处,周防尊的手掌可以覆盖大约一半,手指尖挑弄着更柔软的皮肤,手掌则可以摩挲着绷紧的肌肉感受着它稍微颤抖的节奏方便更好的取悦它的主人。你想在这个地方玩这种事情么?宗像淡定的扭过头去看着周防尊,倒是也没主动把他不安分的手拍掉。他们在小山坡的顶上坐着——好吧现在是躺着——不会有人主动发现他们,也不会有人有那种闲时间。因为烟火大会已经开始。

  烟花一朵接着一朵在头顶炸开,围观群众的赞叹声和讨论的声音一概被压过去,也包括宗像的呻吟声。


  他声音不大,只是周防尊的手指在他体内摸索的时候会漏出一两声细小的音节,就算放在室内也不见得有多聒噪。多少显得没什么情趣对不对?不过周防尊不觉的,他更乐得看这张脸怎么从冷淡变成眼神迷离再变成欲罢不能的,颇有成就感。比如宗像把眼镜摘下来放在一边,比如宗像翻个身把自己压在身下,比如宗像虽然不紧不慢的坐在自己身上但是抽他自己浴衣腰带时候居然没顾得上好好解那个结的时候。

  是的,颇有成就感。

  他亲吻着宗像仰起头露出的脖子,会留下淡淡的烟草的味道。宗像来不及抱怨不要把这种味道沾染到自己身上,他现在只能集中注意力缓缓的坐在周防尊的身上,慢慢的扭动着腰,找到让自己最舒服的姿势还有节奏。

  冷不冷?周防尊把脸凑过去用舌尖在宗像耳廓上舔了一圈,挑逗似的让舌尖钻进耳洞,宗像不出所料的轻微的拱起后背。叹息一般的喘了口气。

  还好。他这么说着。

  还好就好。周防尊觉得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就不必太顾及环境问题了,顺应着宗像的好心情就好。

  故意打乱节奏的动作让宗像皱起眉头,比已经开始发热皮肤温度还要高的手指从浴衣下摆伸进去,一直从臀部摸到后背,从尾椎骨开始一节一节的数着数一般摸到肋骨,然后一双大手钳子一般的握紧他的腰,随着向上顶动的节奏向下按压着自己的身体。

  一路点燃烟花引线的那种热度和感觉让宗像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虽然他很少在这种时候说话,还是不得不说。

  你慢一点。

  带着不可抑制的呻吟说出来别有一种软糯的勾引。

  周防尊觉得这样的宗像很是受用。

  于是他加快了速度。

  烟火大会看来是进入了整场的最高潮部分,盛大而又绚烂的烟花争先恐后的在天空绽放,照亮宗像出了一层薄汗的锁骨,还有显得有些迷茫的眼睛。紫罗兰颜色的,在夜里也是那么明亮,即便是在快失去理智的时候,它还是那么耐看。

  简直无法自拔。周防尊把他拉过来抱紧,随着最大的那朵烟花一起绽放自己的欲望。


  宗像懒懒的趴在周防的身上不想动,周防也只是抬手随意的整理着他贴在额头上的刘海。

  每次都觉得你的能力在这时候最能发挥作用了,否则非得感冒不可。宗像有足够的时间平复心情之后摸索着刚刚搁置在一边的眼镜,戴上之后抬了抬腰,挪到一边摊平。

  没事,你夏天的时候也挺好用。周防尊回敬了一句,伸手帮他把浴衣的带子系好。

  彼此彼此。宗像弯起眼睛笑了笑,不知道是在笑什么。


  周防尊看着烟花映照下的这个人,暗自觉得,

  烟花这种东西,从今天开始,算是有那么点意思了。

—END—


2015-01-13 /  标签 : K尊礼 77 3  
评论(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