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K/尊礼]停电

 @四魔睡 要求的梗。稍微有点出入,不过差不多一个意思

其实我现在冻的也跟个小鸡仔儿似的好吗。

——————————

  天气从深秋到冬天感觉就像一个孩子跨过一条不怎么宽的水渠。虽然之前犹犹豫豫,但是只要迈开腿,一下子就迈过去了。

  空气干冷干冷的,无孔不入的妄图夺走行人的体温。宗像按时下班之后站在S4大门口慢条斯理的带着围巾和手套,时不时的跟往外走的队员点头示意比如路上小心,今天辛苦了之类的。最后一个走的秋山君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之后,他掏出手机想了想,发了一条短信。

  今天吃什么?

  1分钟之后收到回复:

  我在HMR,不用等我。

  哦……这样。宗像把手机塞进兜里,把右手手套戴好,围巾拉到鼻子的位置。一路溜溜达达的往回走。

  虽然说新年之后白天在慢慢边长,但是毕竟还是黑的很早。宗像在路边自己最喜欢的那个糕点店买了几块抹茶蛋糕之后把纸袋子抱在怀里看着自己的影子越来越长,渐渐融化在漆黑的夜色之中,然后他到家了。

 

  进门把纸袋子放在小柜上,他脱掉手套围巾还有外套。顺手去摸玄关灯的开关。白色的塑料壳子发出清脆响声之后暖黄色并没有如旧的照亮这个不大的空间。宗像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脑子里停顿了2秒得出了一个结论。

  大概是停电了。

  这可不太好。他换了拖鞋吧嗒吧嗒的走进客厅,抱着纸袋子坐在沙发里开始思考问题。

  没有电。没办法开暖风,连被炉都没办法使用,也没办法使用热水器。除了用天然气烧点热水之外好像什么都做不成。

  真是糟糕。

  宗像在厨房坐上一壶热水,打开天然气,倚着灶台边上拿出来抹茶蛋糕一口一口的吃着。

  他比较怕冷,这样多少能暖和一些。早知道就在外面吃饱饭再回来了,饿着肚子更觉得冷的让人不耐烦。于是他把这种不耐烦发泄到周防尊身上。

  “那个人体暖炉还打算夜不归宿么?”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8点左右了,手机上也没任何未读信息和未接来电。空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水半开不开的声音混杂着火焰燃烧的类似于气流的声音。微弱的光照在宗像沾着抹茶粉的手指,他把手指放进嘴里舔了舔。

  沾湿的手指尖在空气中显得更冷了一些——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平日里即便俩人不是同时回家,先后也差不了一两个小时。周防尊虽然不怎么下厨房,但是也会靠在一边看着自己做饭,偶尔会帮把手——别管是帮忙还是帮倒忙——总归是没今天这么的安静。

  或许是说有点无聊。

  宗像盯着已经开始冒水蒸气的壶嘴儿发呆。

  8点半这个时候应该是吃完饭,俩人会因为谁刷碗这种问题吵得不可开交。宗像一向坚持谁不做饭谁刷碗,周防尊则坚持自己生活不能自理为了盘子们的安全还是让室长大人照顾它们比较好。最后不是靠扔钢蹦就是猜拳才能决出胜负。

  真是顽固不化。宗像恶狠狠的把一次性的蛋糕杯托扔进垃圾桶,把尖叫了很久的壶从灶台上拿下来,冲了一杯咖啡来喝。

外面买的那种平民价格的速溶咖啡。甜腻腻的,他向来看不上这种味道。不过周防尊还是勉强比较喜欢的,是的勉强比较喜欢。家里冰箱每次一打开总是一堆草莓牛奶看的宗像头大。于是有一天晚上周防抱回来一大盒子速溶咖啡,卡布奇诺口味,买一赠二。他说这样室长大人就不会再说冰箱里都是红红白白的东西看着心烦了。

  看着快过期的速溶咖啡也是心烦好吗?

  宗像把杯子丢进池子里。

  9点的时候他工作良好的胃把蛋糕以及速溶咖啡加热水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他开始觉得冷。

  以往这个时候他跟周防尊就会以各种颓废的形态窝在大沙发里面,大长腿霸占着周防尊的肚子或者腿,手霸占着遥控器。从频道1一直换到频道99,再换回来。挑一个看着比较顺眼的节目当做BGM,然后开始处理白天未完成的工作。周防尊随遇而安的当着称职的人体暖炉,安安静静的看着电视。无论是综艺节目还是社会新闻,或者是感情倾诉又或者是恐怖片来者不拒。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两捋红须子晃悠悠的晃得直到引起宗像的注意,他就会把电视关掉,手头上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于是轻轻把腿放下来,拍拍周防的肩膀小声问他要不要回卧室睡。周防尊会迷迷糊糊的应一声,然后抱着他的腰不撒手。宗像只能半抱半拖着的把他拉到卧室扔到床上,再给他盖好被子。

  所以,现在都快10点了那个人死哪去了!?宗像从黑暗里站起身,走回到玄关把外套穿好,戴上围巾和手套伸手去握门把手。

  门被人从外打开了,一股子冰凉潮湿的空气带着周防尊身上熟悉的烟味扑面而来。


  啊,我回来了。他把烟头掐灭,一脸歉意的说。

  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那种不耐烦的感觉一股脑被风吹没了。宗像后退一步把他让进来指了指天花板。

  家里停电了。

  刚说完这句玄关淡黄色的灯啪的一声就亮了。照在周防尊头发上有一些闪亮亮的东西。

  哎?外面下雪了么?宗像好奇的伸手去摸。

  是啊,所以路不太好走,也打不到车。周防尊关上门,把自己的大手覆上宗像微微发凉的脖子。

  早点睡吧,明天倒是可以早起看雪景。脖子上接收到了熟悉的温度,暖洋洋的。让他有点犯困。

 嗯。

—END—


2015-01-17 /  标签 : 尊礼k 34 1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