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无间双龙/龙哉X郁夫]手机游戏

先写点东西练练手,还得给四魔睡写肉段子好愁人啊。

PS不知道为啥我总容易写成段野郁夫……要了命了。

——————

段野龙哉开着车慢速的跟在气呼呼的走在前面坂道上的龙崎郁夫。

乱糟糟的头发因为从来不带帽子的缘故在风中放肆随着主人一晃一晃,虽然天气很冷,但是郁夫还是没有把蓝色羽绒服的拉链拉好——因为出来的时候只顾得跟龙哉生闷气,连手套都落在沙发上,哪还有心情顾得上外套。

龙哉拿着手套追上去的时候郁夫没理他,龙哉开车说要送他上班郁夫还是没理他,龙哉说晚上饭他随便点的时候,郁夫冲他眨了眨眼,但是还是没理他。所以龙哉只能开着车跟在他后面,想着怎么把这件特别无聊的小事情解决。

事情的起因特别简单特别的小,所以显得十分无聊。

早起的时候郁夫醒得早,还没有到闹铃响的时间,冬天天又亮的晚,被窝和龙哉都很暖和导致他完全不想掀开被子下床洗漱。于是他摸出了压在龙哉枕头下面自己的手机,打开了游戏文件夹。

前几天刚刚随意下载了一款3D游戏,大约是竞速类的,很有空间感和速度感,玩起来颇为上手,开头比较简单,越往后越难,所以郁夫很是上瘾,偶尔上班无聊的时候也会偷偷拿出来玩一玩,为此没少被日比野敲后脑勺。

从昨天晚上他就卡在了第三关上,因为后面关卡对于前面一局有解锁要求,而他一直没能达到,一遍又一遍的不停的循环第三关,都快把地图背下来还是会死在最关键的地方,这种情况持续到了龙哉都睡醒两遍他还是没能如愿以偿。于是确切的说,郁夫起的早并不是睡够了,而是那个该死的执念。

手机的亮度让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刺痛的眯了起来,郁夫不看屏幕都已经可以轻车熟路的找到游戏图标,把声音关闭之后继续咬牙切齿的玩起了第三关。可能是因为这个时间和空间除了龙哉熟睡的声音和钟表的滴答声再没别的干扰,郁夫这一盘玩的极其顺手,就连昨天卡关的那一段路程都顺利的一次性过了,界面右上角倒计时还有5秒就通关的时候,自己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大手。

“早啊郁夫。”龙哉隐隐约约看着被手机屏幕光照亮的脸,没带眼镜的他只是模糊的以为对方在看时间,于是习惯性的把他的脖子搂过来打算以一个早安吻开始一天的生活。

 

郁夫看着屏幕上gameover的字样,觉得今天一天自己都不会好了。

 

龙哉认为这件事情真的特别无聊,但是他也知道郁夫拧劲上来的话,别说一天不搭理自己了,严重一点的话没准他要抱着枕头被子睡沙发也不是不可能,否则郁夫就要撅着嘴说自己干脆去警局值班室睡好了。

郁夫准备早餐的时候没给自己煮牛奶,郁夫穿裤子出门的时候没说“我走啦。”郁夫走的时候大衣拉链都没拉好,郁夫在自己提醒他没有拿手套的时候头都不回。段野龙哉少爷觉得这个问题似乎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可以用严重这个词形容的地步。

于是赶紧叼了一片面包就跑了出去,拉住郁夫的手说我送你上班去吧。郁夫白了他一眼。

 

担心郁夫生气起来不看路,龙哉只能在后面慢慢的开着车盯着这个家伙。顺便思考怎么解决这个僵局。平日里虽然很少闹矛盾,更是极少数因为这么点他认为是小事的事情冷战,不过冷战起来的后果和时长是让这个黑道少爷头疼的事情,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取悦郁夫的办法。

 

龙崎郁夫走着走着突然站住了,吓得没防备的龙哉一个急刹车额头差点磕到挡风玻璃。

郁夫掏出手机打了一行字贴在车玻璃上。

“快到警局了你回去吧,被抓了我才不会去捞你。”

“还生气呢郁夫?”龙哉打开车窗把手套递给他,郁夫一把扯过手套扭头就要走。

“等等。”龙哉伸出手。

郁夫挑挑眉。

“把你手机给我。”

郁夫把手机递了过去。龙哉掏出自己的手机,把两部手机的卡拆出来做了个互换,然后递回去。

“晚上再还给你,加油工作。”

郁夫撇撇嘴拿着龙哉的手机随手揣进兜里,溜溜达达的往警局走去。

 

深町武被要求今天一天有没有急事都不要随便进入少爷的办公室,不过也没见到龙哉少爷有什么大动作,只是掏出来一部没见过的半新的手机,认认真真的看着什么。

两个小时之后龙哉揉了揉眉心,这个游戏对他来说不算太难——不过他大概明白郁夫为什么这么生气了——也并不简单啊。

 

郁夫下班之后在两人常碰头的酒吧等到了带着一身寒气的龙哉。他递还给郁夫手机,示意对方打开那个游戏,绕到郁夫的身后,隔着沙发背环住他的肩头。

“这个地方你要旋转90度之后往左偏才能过去,每次你都习惯性的向右了吧?”

通关的提示音不大不小的响了一声,郁夫一天阴沉的脸也总算见了点阳光。

“饿了,要吃饭。”他看着排行版上需要输入ID的空白栏说着。

龙哉松了口气。

“吃点什么?”

“随便咯。”

郁夫在空白栏填上段野龙哉的名字之后,把手机扔到一边。

—END—

评论(33)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