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无间双龙/龙哉X郁夫]命题作文

不要再让我写肉了……好痛苦啊……

大半夜我算是交差了能睡觉了QAQ。

————————

 @四魔睡 同志的命题作文的题目。↓

鸳鸯火锅有它的好“吸允唇齿的粘稠水声在空无一人的澡堂里依稀可闻,随着舌头搅动而愈发强烈的是体温,还有下腹那止不住膨胀的欲望。两人却只能扭动腰部不断摩擦隔开对方的坚硬墙壁,以稍稍缓解由内至外的燥热——触碰的到却无法结合”

 ————————

情欲这种东西,对于龙哉来说还是很坦然的,就像饿了要吃饭一样自然而然。而对于郁夫来说就像昨天他给龙哉做蛋包饭一样了——费劲的做好端上来,忐忑的觉得对方是不是不爱吃,想得到夸奖又怕被批评——那种欲言又止的感觉。

其实龙哉挺乐得看他这种眼神的,想开口又不好意思,但是眼睛里面写满的都要溢出来的意思他早就心知肚明。黑白分明的颜色直勾勾的看自己两眼又马上低下头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长长的眼睫毛颤抖着在被水蒸气熏的发红的面颊上留下一道阴影。

什么嘛。都在一起多长时间了还是这么放不开。

龙哉伸出左手覆盖在郁夫的眼睛上。

“再这么看下去会走火的。”

他说。

龙哉明显感觉到手心被眼睫毛搔了两下,趁着郁夫要往后缩的时候他右手一把搂住脖子把人拽了过来。

“反正这个场子被包下来了有什么好躲的?”他凑近郁夫耳朵边上笑。

“毕竟是公共场合…………多少有点别扭……吧……?”郁夫的声音简直快要被水流声淹没的一干二净。

他的声音很好听,所以要大一点才好。龙哉这样愉快的决定着。

 

龙哉贴着那堵虽然被水温暖的带着一些温度但是却还是显得有些凉的墙壁,不否认下半身确实是有些涨疼,不过这都不妨碍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郁夫的身上。

他看得到郁夫耳朵根都红了的样子,他也看得到郁夫紧紧的扒着隔断壁上小瓷砖的手指有些发白。

“什么时候你能坦然点呢?又不是没怎么样过。”他带着点无奈的口吻揉乱了郁夫的湿哒哒的头发。

“阿龙只会欺负人”郁夫的声音闷闷的带着鼻音打断了他的话,听上去居然带着点埋怨的意思。

“我哪会欺负你。”

简直宠溺还来不及。

龙哉的吻落在郁夫的额头上,一路点落下来,印在高挺的鼻梁上,绯红的面颊上,还有一直小声碎碎念的嘴上。

 

从小一起长大,龙崎郁夫这个名字已经和段野龙哉这个名字一起像首尾相衔的两条龙一样注定的毫无悬念的融在一起,钉死在命运的石板上,谁都没办法分开这两个名字。即便是化为齑粉,也是混在一起没办法分得出谁是谁的那一滩。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哪有时间去欺负,还不赶紧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守护着他一辈子。

 

段野龙哉的手顺着郁夫的肩胛骨滑向后背,他后背的肌肉虽然也是经过长年锻炼才会有的结实,跟龙哉比到底还是稍微纤细了一点,暴露在空气中有些微凉。龙哉宽大的手掌数过突出的一节一节的脊柱,慢慢向下,划过凹陷的腰窝,划过凸起的臀部,目标明确的进入到了那个他最喜欢的部分。

 

他喜欢慢慢吞吞的探索那个炽热又紧致的地方,喜欢用自己的舌头去挑逗郁夫胸口的柔软,喜欢看着他搂住自己脖子,有意无意的往自己身边靠,方便找到更好的姿势感觉更舒服。

所以他就更卖力的取悦着这个人。

 

“阿龙,难受。”郁夫的声音飘忽中带着点哭腔。好在热水池子的浮力还是有的,否则他不能保证还能这样站在这里,两腿软的使不上力气,酥麻的感觉从身体内部顺着脊椎冲到脑子里,龙哉说什么他听的不是很清楚,他在自己的胸口说着话,声音沙哑又低沉,震的郁夫的心跳快了两拍。

“难受么?是这里难受?”段野龙哉说着抬起头把舌尖舔进郁夫的耳朵里,逡巡了一圈,“还是这里?”手指在他体内若有似无的按压着那个让郁夫不由自主哼了一声的地方。

“或者是这里?”他腾出右手,伸进郁夫的嘴里,压开下颌,毫不客气的玩弄着他的舌尖。

郁夫无法抑制的呻吟着,他觉得自己的欲望被龙哉撩拨的越来越高涨,可是不能像以往那样做,因为毕竟是公共场合,即便是没有别人,也因为自己那句话像隔开两人的隔断墙让龙哉除了动动手占点嘴上便宜,便不再会有进一步的动作。所以他只能用牙尖咬了咬龙哉的手指示意他把手撤出去,再紧紧的搂住龙哉的脖子。

郁夫无措的时候就会习惯性的做这个动作,搂紧龙哉的脖子就会觉得安心,也会觉得很舒服。

“快点。”他这样在他耳边说着。于是他听命的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郁夫快高潮的时候后面会紧紧的绞着龙哉的手指,而他高潮的时候会一口咬住龙哉的肩膀,一点力道都不控制,虽然龙哉疼的倒吸了口冷气,不过还是很安定的没动地方,任由郁夫颤抖着身体射了出来。

 

这次可没碰前面就爽到了?龙哉抽出手指站直了身体,看着郁夫红着脸整个人都要埋进水里去水面冒着吐气翻腾的泡泡。见好就收的不再嘴上占他的便宜,不然逗急了的话,指不定这个家伙会做出什么事来。

“阿龙去哪?”郁夫看龙哉起身走出池子,把脸从水面下面露出来。

 “厕所。”龙哉指了指自己还精神的下半身,“郁夫爽了,我也不能苦了自己吧?”

 

就算是欺负,也只能是段野龙哉才可以欺负龙崎郁夫,剩下的无论是谁,都不可以。

 

——END——


评论(36)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