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无间双龙/段野龙哉x龙崎郁夫]半夜无聊的产物。

 @四魔睡 我真的是大半夜写东西效率颇高啊~

瞎写的,随便看看吧。

————————


段野龙哉喜欢属于龙崎郁夫的每一寸地方。

被汗水洇湿的卷发、像晨起薄雾江面一样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比自己白一些的皮肤、纤细并不瘦弱的身体、线条流畅的脊柱、匀称的腰窝、翘挺的臀部、修长的大腿、一手就能抓得住的脚踝、还有比体温稍微低一些的脚趾。

他都喜欢。

郁夫脱衣服的样子,不紧不慢,稍微带点青涩的感觉却不再像前几年那样害羞,两句话就红了脸用被子蒙住头装鸵鸟。修剪的干净整齐的指甲一个一个的解开系的严严实实的衬衣,白色的布料掩盖着白色的肌肤。内裤是俩人一起买的,龙哉还笑话郁夫多大的人了像个纯情小男生买四角内裤。郁夫当时还嘴说有本事你去穿丁字裤啊,龙哉说你等着过生日的时候给你买吊袜带让你穿。

裤子早就被自己解开腰带拉开拉链,一褪到底。不过被提醒要叠好放在一边,不然第二天穿的时候会起皱——明明衣服多的是,随便找一件穿不就好了?他把郁夫按在床上的时候这么随口说了一句。郁夫认真的说,还是不要太张扬的比较好。

这跟张扬有什么关系?嘴硬。龙哉这样想着堵住了郁夫的嘴。

嘴唇很柔软,贴上去就不想离开的那种。时间久了怕会融化掉的错觉让龙哉爱不释手。

舌头也是,自己的舌头在郁夫的微热的口腔里逡巡一圈,挑逗似的去招惹他,逗急了还容易被他反咬一口。

郁夫在床上不是个聒噪的人,话少的很,即便是着急了也只是眼角下面微微有些泛红,大眼睛就这么看着龙哉,不问不说——问了也不说。只是用手搭着龙哉的肩头,抬起腰慢慢的磨蹭着。

这样也好,怕他软软的带着鼻音叫一声阿龙,自己就把持不住了。

身体锻炼的很紧实,龙哉喜欢从他肩窝舔到胸口,在到腹部。等他不耐的扭动两下,就会坏心眼的把他翻个身,一口咬住郁夫的肩膀。听着他无法抑制的闷哼一声。一双大手把玩着已经硬起来的地方,凑近他的耳朵问:

现在你想要什么?

阿龙欺负人。他会这么小声的抱怨,仰起头的样子像一只天鹅。

双手握住郁夫的腰,看得到腰窝后面的臀部曲线。再就不能用看的了,只能用身体说话。用自己的身体告诉他自己有多想跟他在一起,永远在一起的那种。

郁夫身体里很热,龙哉的汗水顺着下巴滴在他白皙的后背上。龙哉晃动腰的时候郁夫会慢半拍似的呻吟出声,依旧很小并且隐忍的呻吟。应该是咬着嘴唇发出来的。把自己手指伸进他的嘴里玩弄着他的舌头,他就会发出很好听的声音了。龙哉有些兴奋的加快了动作。

郁夫的腰有些抖,他晃了晃头摆脱了龙哉手指的玩弄,把脸埋在枕头里,紧紧的攥着床单,上半身往前塌,却把结合的地方收的更紧。龙哉有些把持不住,一把拽起郁夫搂在自己怀中,就这样让他半跪着贴在自己胸口,把自己的喘息声全部送到郁夫的耳朵里。


郁夫在最后的时候只会一味的叫自己的名字。平日里尾音会往下落,但是激动的时候会有一个上挑的小音节,瘙痒似的让他觉得很受用。即便是高潮的时候他也听得很清楚。把手里黏腻的液体擦在他剧烈喘息而浮动的腹肌上,紧紧的搂住这个人倒在一团糟的床上。

段野龙哉觉得,只能紧紧抱住这个人,才会觉得幸福。

不能撒手。

一撒手,就什么都没有了。

—END—

评论(31)
热度(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