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无间双龙/段野龙哉x龙崎郁夫]Sugar Cum

 @四魔睡 的脑洞和 @巷陌曹 的捣乱。

既然这么多人问,其实就是一种糖啦,吃完了让体液变得甜味。

还可以是不同口味的哦。

以上。

——————

手机闹铃一如既往令人讨厌的在5点半开始聒噪。龙崎郁夫四处摸索了一大圈从段野龙哉的胳膊下面找到了还在震动的通信器材,顺手关掉。

10分钟之后那玩意又坚持不懈的摧毁了整个安静的空间提醒着两位时间迫在眉睫如果再不起床——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郁夫懊恼的抱怨着。冬天的天气只适合早起窝在被子里打个滚再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面哼唧两声睡回笼觉而不是冻的跟个小鸡仔似的对着镜子里倦意正浓的自己掬一把半温的水洗脸。

段野龙哉把浴室门扒开一条缝,打了个哈欠问他:“早上吃寿司饭和味增汤好吗?”

随便吃点什么都行。郁夫哼哼唧唧的回应着,自己的胃大概还在睡,对任何关于食物的词汇都没什么太大反应。他顺手把洗手台上龙哉的眼镜递过去,提醒他味增汤少放点盐。

龙哉在厨房里忙活郁夫则坐在相对温暖的卧室里面醒盹。顺手拽过来一台笔记本打开电源,想浏览一些无聊的早间新闻提提神。郁夫百无聊赖的在触摸板上滑动着自己的食指尖,类似于今天天气怎么样啦今天又有什么大新闻啦今天的运势如何啦等等等等从下往上滑动着,基本上没能给他大脑皮层造成任何刺激反应。习惯用鼠标的手还是不太能适应触摸板的节奏,手一滑点开了一行小广告。

“这是什么……”郁夫凑近看了一眼,脸腾地就红起来。热辣辣的烧着让自己心里发慌。正好龙哉拍了拍门板:“郁夫,出去拿一下牛奶,回来吃饭了。”吓得他啊了一声。龙哉好奇的走过来问,你在干嘛?

没什么,吃饭了是吗?龙崎郁夫含糊的应着,赶忙把页面关掉,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的屏幕,光着脚就往外跑,到玄关半拖着板鞋出去拿了小箱子里的两瓶牛奶再风风火火的跑回来递给龙哉。

你今天怎么了这是?龙哉莫名其妙的接过牛奶,放进冰箱。回来坐在餐桌上开始吃饭。

以往郁夫会跟龙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天,今天安静的出奇,问他怎么了他也就说没事吃完抹抹嘴把碗筷往水池里一扔就说自己要去上班了,不不,不用送了,自己走着去就行了天还早。然后就没人影了。

天还早?龙哉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按照现在时间以及郁夫的脚程计算,他要拿出长跑的架势才能勉强不会被扣全勤奖金。

于是知性黑道老大本着对于自己恋人认真负责的好奇心和责任感走进卧室,打开自己的笔记本,打开浏览器的历史页。

这样吗,脸皮还是这么薄。龙哉摸索着下巴仔细看了看页面,并且顺手点击了购买选项。

 

一天平安无事混吃等死。龙崎郁夫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段野龙哉在拆一个包裹。

干什么呢?今天没去事务所吗?

嗯。

这是什么?

糖。

啊?你什么时候喜欢吃糖了?

我不是很喜欢,但是我想你会喜欢。段野龙哉的食指中指捏着一个塑料小包装。郁夫一走眼看成类似于套子的东西,他后退了几步看了看时间。

那个阿龙,现在是不是晚饭时间?

对。

那我们出去吃?

在这吃就挺好的。

 

 

段野龙哉把包装撕开,伸出舌头,用舌尖把一块糖果似的东西卷在舌头上。懒洋洋的坐在沙发扶手的位置就这么看着龙崎郁夫。这个眼神郁夫明白是什么意思,想想每次挣扎基本上没任何实际的作用,他也叹口气走过来,嘴里说着为什么要这个时候做啊,一边伸手解开龙哉的腰带。

当郁夫的余光瞥到那个还剩一颗糖的袋子的时候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像是上课看小黄书被抓住的学生一样面红耳赤不知所措。

“这就是你今天看的东西,我觉得不错。所以不如试试?”龙哉用舌头把玩着嘴里那颗糖,和牙齿碰撞发出卡啦卡啦的声音。伸手从郁夫手里拿过那张撕开了的包装纸,“1小时内起效,会变成甜甜的味道哦。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一颗。”

龙哉满意的看到郁夫耳朵尖都红了起来,觉得逗他也差不多了,就把他拉到身边,侧过头轻轻的吻上去。用舌头推着那块已经化了一半的糖进到对方嘴里。

别跟我欺负你似的,一会我也尝尝就是了。

龙哉在他耳边这么说着。

——拉灯——

yes.

—END—

评论(31)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