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无间双龙/段龙]normal day-2

和 @四魔睡 的合志第二发www。

会有少许改动。

谢谢各位-3-。

大姨妈中的四魔睡哎呦喂嘿嘿呦嘿嘿!快点画图~

——————


part2.

上班的路上龙崎郁夫抬头看了看天气,半死不活的。朝阳从云层中露出个脸算是上班点个卯样的随便走个过场,路人都裹的严严实实行迹匆匆。到了警局唯一比较有活力的就是美月小姐拎着大包小包一路跑到面前跟他打了个招呼,笑的见牙不见眼:“早,龙崎君。”

早。郁夫勉强挤出来一个笑脸,和她还有她身后的蝶野警官互道早安,美月看着他有些担心的问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压力太大导致失眠,郁夫想了想,觉得她这个理由不错,于是点点头表示肯定:“嗯,没睡好。”

晨会时候还是例行的那些话,郁夫基本没听进去多少,走神都要走到天花板上去,被美月戳了好几次肋骨。散会回到办公桌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卷宗打开再合上,把杯子从左边挪到右边,想了半天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龙哉。

听说今天傍晚有雨,记得带伞——还附带了一个颜文字。


等了半天郁夫没见回信,忿恨的把嘴里的铅笔头咬出来一排小牙印,最终只能将这种情绪转化为工作动力,把前些日子的滞留的笔头工作一口气全处理完,到了下班时间还伏案疾书。直到日比野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喂!该吃饭了。”他才觉得自己肚子已经抗议很久,伸了个懒腰,摸出钱包打算去便利店凑合一下随便弄点速食垫个底。

美月说,自己这次给他带了一份便当,如果不嫌弃手艺差的话一起吃也可以。蝶野在后面走过来说一起吃热闹,顺手拽着打算开溜的三岛科长表示作为上司应该走亲民路线所以也一起加入午餐小分队是不是很好啊?三岛不情愿的抱着自己的盒饭嘟囔着,这是女儿给自己做的一起吃可以但是不能分享便当哦。

其实美月的手艺不能说差,不过这次的煎鱼好像有点过火,米饭也没有龙哉蒸的柔软,最主要的是汤还有点咸。郁夫借口去洗个手期间看了看手机,发现依旧没有任何回复,皱着眉又发送了一条:阿龙要好好吃午饭。

回来的时候那三个人已经因为什么争论了起来,声音还挺大。郁夫兴致缺缺的坐回座位拿起筷子准备继续吃,被蝶野提问到:“龙崎,你高中生活是怎么样的?”

“哎?”他有些意外的抬头,“前辈为什么会说到这个事情?”

“也没什么啦,只是我们在说高中时候就会有女孩子给像龙崎这样的帅气的家伙送爱心便当吧?”三岛科长说着。

“爱心便当吗?我都有收到过的。”蝶野嘴里叫着米饭含糊的说,“而且龙崎很少说自己的事情吧?不如聊聊?”

“啊……即便这么说……”郁夫有些头疼的笑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话题。

 

自己高中的时候是跟龙哉上的同一所高中,又分在同一个班,认真想起来每天上课下课放学和去打工,甚至回到宿舍也都是跟龙哉一起。要具体说起来,吃饭这个问题,不是俩人会把打工的店里提供的伙食打包带回来第二天吃,就是双方轮流做很简单的便当带到学校。

“还真没有什么女孩子给我送爱心便当啊。”他自言自语到。

 

——因为都送给段野龙哉了。

段野龙哉刚上高中时候已经算是长开了,面相又好,本班的隔壁班的女孩子都跟发现新大陆一样争先恐后的给他塞情书,情人节的时候更是一堆巧克力满的溢出了储物柜。他也不客气,抱着一大堆吃的午饭时间上了楼顶天台,顺手就扔给靠在栏杆上跟便当奋斗的郁夫。

“人家送你的,你给我算怎么回事?”郁夫剥开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嚼的像只小仓鼠。

“反正我又不怎么爱吃这种东西,你又舍不得买,不吃还要扔了?”龙哉挨着他坐下,从便当袋子里拿出剩下的那个饭盒。今天这顿是郁夫专门早起做的,虽然卖相实在不敢恭维,但是吃起来……

“郁夫,糊了。”龙哉嚼着炸虾天妇罗说。

“哎?”郁夫把他还露在外面的那半支虾从龙哉嘴边捏过来,放进自己嘴里,“嗯,是糊了。还说给阿龙个惊喜呢……”

算了下次还是我做吧,龙哉扒拉着米饭说着。这小子说吃还是很在行的,但是做饭的话,勉强能吃这种评价都算是违心的。 

 

不知道是因为中午没吃饱还是因为那份炸的不怎么样的天妇罗,下午体育课的时候龙哉的胃就开始不舒服,疼也算不上,就是感觉有点翻滚。他看了看在一边做拉伸运动的郁夫没说话,勉强跑了一圈之后实在顶不住了,跟老师请了假去厕所吐了个昏天黑地。这事他没跟郁夫说,不过被路过的女同学看到了。于是同学A告诉了同学B再告诉同学C,女孩子的情报网简直是一种神奇的致命性生化武器,还没到下午放学,班里女生基本都知道了“段野龙哉同学中午因为某种原因没吃好导致下午身体不适急需女孩子们的爱心扶持”这件事情。

第二天,有不下五份便当送到龙哉的桌子上,附带姑娘们羞涩的面容:“段野同学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我……我多做了一些便当,如果段野同学能指出有什么不足我会很开心的……”

郁夫在前排扭头假装看窗外风景,余光一直往龙哉这里瞄,无奈女孩子阵营太过密集,导致看不到当事人什么反应。等大家都散了之后他把椅子往后挪一下,两条椅子腿支着地,人仰面朝天的几乎躺在龙哉的桌子上,眨巴眨巴眼睛:“段野同学身体不舒服我怎么不知道啊?”

还不是因为你那顿饭。龙哉撇了撇嘴:“没什么昨天跑步没做准备活动,大概是这样吧。”

“哦……”郁夫倒着看着龙哉的脸,“那以后我不给你做便当了,有这些你够吃了吧?”

哪个妹子做寿司醋放的这么多,隔着饭盒都能闻到味道。龙哉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郁夫还倚在桌子这边,阻力消失他差点仰着摔地上去。赶紧好好坐起来,看着龙哉抱起那摞花红柳绿桃心波点等等等等可爱的便当盒挨个走到女同学的面前。

“抱歉,我对海鲜过敏。”

“对不起我不怎么喜欢吃油炸的东西。”

“谢谢你的好意,医生说我这几天少吃一些比较好。”

走了一圈空着手回来,站在郁夫面前一摊手:“这下行了吗?”

郁夫做了个鬼脸:“行是行,可是今天我真的没带便当啊,走的着急落宿舍了。”

 

于是那天俩人去便利店买了两份面包炒面,就着软包装饮料吃了个马马虎虎。

 

回忆到此结束,龙崎郁夫认真的看着蝶野那张老脸,诚恳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羡慕嫉妒的感想:“有女孩子送便当真的是很开心的事情啊,不过大概因为我很无趣,又不怎么起眼,所以大家都没兴趣送吧。啊,谢谢日比野的午饭,很好吃,下次我自己带就好啦。”

 

洗好便当盒龙崎郁夫把甩着手上的水掏出手机又看了一眼,还是没有任何回复。他有点烦躁的打了几个字,想了想干脆删掉直接打个电话过去——居然无人接听。

“忙死你算了!”郁夫把手机狠狠的揣进内兜,撅着嘴把便当盒端回办公室。

心头简直像一团乌云笼罩起来一丝阳光都看不到。虽然知道龙哉很忙,黑道的事情他也多少知道走错一步就是无底深渊,步步为营不比他在警局工作轻松半分,可是也总该回个信吧……,早起该死的梦就已经让他很不舒服,他也劝诫自己这种心态很是不对,明明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何必给自己找各种理由闹别扭,可是跟龙哉一挂钩情绪简直就脱了缰怎么也拽不回来。

“啊对了,龙崎君”路过的三岛课长把他叫住,还在走神的郁夫吓了一跳,“下午跟我出个现场去,如果顺利的话还能早下班。”郁夫点点头,把饭盒还给日比野,带上外套就赶紧跟着大家往外走。

—tbc—


评论(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