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无间双龙/段龙]宿醉

关窗了,已经习惯晚睡但是也得调整一下。

写个片段得了,别嫌少。

奇怪了为啥我想到的梗都是从床上开始的……

大概是因为我想睡觉了wwww。

——————

宿醉起来真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龙崎郁夫被体内生物钟叫醒的时候睁眼发现床上简直一片狼藉。自己衣冠不整,床单各种凌乱,身体每个关节都吱呀作响,锈的要堪比淋雨过后的铁皮人。头疼欲裂、眼皮干涩、嗓子肿痛,痛不欲生。

酒这玩意真不是个好东西——他这样腹诽道。

昨天没什么事情,也正好赶上段野龙哉从事务所下班的早,俩人去了酒吧疯了半晚上,迷迷糊糊回来之后被龙哉说快去洗澡吧一身酒味难闻死了,自己反驳说酒味怎么了,都是好酒。龙哉捏着他的鼻子说再好的酒也是自己掏的钱,一句话惹了自己不高兴,从兜里掏出银行卡摔在他身上说,老子也有钱,不舍得花而已!要老子大方起来,买段野龙哉一晚上也绝对没问题。

后来怎么着来着……………………?

坐起来看着自己腿上斑驳的痕迹龙崎郁夫觉得自食其果这句成语简直一针见血。努力揉着跳疼的太阳穴,郁夫跨过裹着被子熟睡的龙哉身上,摇摇晃晃的去浴室洗漱,毕竟还要上班啊——可悲的上班族。

一路走一路把皱成咸菜的衣服脱下来扔进洗衣机,自己匆忙的洗个澡把一身酒气彻底洗掉,清爽的从浴室出来,郁夫发现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好像,没换洗的衣服了。

等洗衣机烘干那一锅衣服要半小时之后,他没时间等那么久,剩下的都是堆积的忘了洗的脏衣服,这可怎么办的好?

记得应该还有一套贴身衣物可以穿,去哪了?他可以先穿前几天的外套,到了警局再换制服,可是贴身衣服找不到可不行。于是翻箱倒柜地毯式搜索。

段野龙哉被房间的响动吵醒,皱着眉摸出眼镜带好哑着嗓子问:”郁夫你干什么呢大早上?“

”我找衣……服……“郁夫说到半截一抬头,发现自己的那套内衣穿在龙哉身上,同样变成了咸菜。

苍天……。他把脸埋进手里,这是为什么……。

龙哉一脸状况外的看着他,再看看自己身上,了然的拍了一下手:“哦!你昨天吐了我一身,家里没干净衣服了,我就穿了你这身。”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洗了啊?”

“你缠着我要去床上做,我有闲心洗衣服才鬼。”

自作孽啊自作孽。

“那现在怎么办?”郁夫看看时间马上就得走,否则一准迟到。

“要么你就请假,要么……”龙哉笑了笑,“你就这么直接套外套走吧。”

因为没衣服穿而不去上班这种理由无论是作为实际还是作为请假借口都太尴尬了,郁夫扯着自己的头发蹲在地上。

“我记得柜子下面还有一件我的衬衫,是干净的,只是你穿会有点大,要不要凑合一下?”龙哉好心的提醒他。

****

“龙崎君。”

“怎么了美月?”

“你今天穿的衬衫怎么感觉长一截?”

“啊……这个嘛……”

—END—

评论(19)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