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无间双龙/段龙/幼郁夫paro]糖-1

转生paro注意。

高中龙哉X小学郁夫。当然没啥不该发生的事情,毕竟我是这么一个纯洁的像萝卜炖白菜一样的文艺小清新。

慢慢写不着急。

随时可能会坑【。

————————

段野龙哉叼着冰糕棍冲那个怂货要保护费的时候对方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这片儿地盘是他的,他隔三差五收个保护费当零花钱用起来也还不错,买的起某牌子的冰棍吃在嘴里甜在心头夏天仿佛也不那么热了。只是看起来没普通混混那么有气势。

整洁的衣服一丝不乱的发型还有个金边眼镜,嘴里叼着一根吃的差不多的木棍上面还残留着一点融化的不明白色浑浊液体,怎么看都像刚考完试家中有严格门禁的三好学生做问路状,只不过台本大概拿的不对——

“小哥,有零用钱拿来花花?”

对方犹豫了一下想找借口溜走,被一个肘击把已经消化差不多的早饭从胃里强迫经过食道冲出口腔喷射在墙上,致命的疼痛以腹部为中心放射性的迅速传播至身体的每个神经末梢。对方蹲下来在自己模糊的视线中晃了两下手:

“这位小哥,虽然钱不多,但是我也收下了。下次记得别撒谎。”


龙哉把几张千元钞票塞进裤兜,几个硬币捏在手里把玩着,剩下的钱夹子就随手扔在那摊人身上,拍拍屁股起身走出阴暗的小胡同。今天的保护费收的还算满意,后两天就可以安心的下课回家打游戏不必出来搜罗零用钱,毕竟在学校老师面前他还是个优等生,有学生偶尔去告状也会被老师责骂“怎么可能段野同学如此优秀你这简直是污蔑”不了了之。所以有时候有些事适可而止即可。

他用拇指玩着弹钢镚的小消遣,慢慢往家溜达。路过转角小杂货铺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孩子。

一头卷毛,小脸白净,长的乖巧,大眼睛黑白分明,背着小书包戳离着杂货店大约三步——可以看到到里面,却又不会让自动门感应到——的距离,直勾勾的看着里面。

于是龙哉走近站在他身后,半蹲下来跟他视线平行也往里看,目测这孩子看的应该是刚上架的糖果,颜色鲜艳口味丰富价格喜人。这么小的孩子零花钱怕是不算太多,正天人交战掂量着是要回家吃饭还是把几天的零用钱攒下来过一次瘾。

那孩子感觉到背后有个人,回头吓一跳:“啊,对不起我是不是挡了您的路?”

龙哉直起身拍拍他的头:“小子,想吃那个糖?”

那孩子犹豫的点点头,又赶紧摇摇头。

叫我一声大哥我就罩你,让你天天吃糖。

龙哉回忆起自己这句话,觉得当时一定是太阳晒昏了头,不好好走路偏偏抽疯收小弟。他也觉得自己有点无聊,这孩子跟自己素昧平生,把他当成精神病也不为过,大马路上随便来个人给你块糖让你管人家叫大哥,有病没病?

结果那孩子忽闪忽闪大眼睛,笑了起来。

“谢谢大哥哥,不过我要赶紧回家了。”

得,大哥没当成,被人叫了大哥哥。

夏日黄昏,风声蝉鸣,段野龙哉同学第一次晋升为哥,可喜可贺。

他在那孩子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留意了一下他书包上的铭牌

龙崎郁夫。

原来这小子名字里也有个龙字。

—TBC—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