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无间双龙/段龙/幼郁夫paro]糖-2

转生paro注意。

高中龙哉X小学郁夫。当然没啥不该发生的事情,毕竟我是这么一个纯洁的像萝卜炖白菜一样的文艺小清新。

慢慢写不着急。

随时可能会坑【。

————————————

段野龙哉回家之后,踢开脚边堆放的垃圾,从横七竖八的不知是该扔还是有用的杂物中趟出一条道来,顺手抄起早晨剩的昨天买来的蛋糕,仔细端详了一下发现应该没有发霉长毛变质的趋势之后,仰面朝天的躺在床上塞进嘴里开始咀嚼。

老旧的空调嗡嗡作响,制冷效果可有可无,不过他没在意,瞪着天花板回想下午碰见的那个孩子——是叫龙崎郁夫吧?一头卷毛,面容白净,走路中规中矩,对他保持距离。

像对那扇自动门一样,看得到,但是不会打扰到的三步距离。

不对啊,只是一个路人小孩子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龙哉嚼着蛋糕的牙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疼的他呲牙咧嘴。就像偶然间瞥到了一见钟情的陈列物一样,看到郁夫的时候就觉得眼睛拔不出来,他第一次主动的跟一个陌生人用这么一种又俗气又没有新意的话题搭讪。

感觉只是说一句话,无论说什么也好,就足以让自己开心起来一样,他跟一个陌生的孩子说,我给你买糖吃,你叫我大哥。

是保护欲吗?谁需要你保护啊,段野龙哉。你不过是个小混混而已。人家说不定是哪家的教养良好的小少爷,会理你才鬼。他自嘲的把身上的碎屑拍下去,打开电视随便找个频道把声音调大,衣服就皱巴巴的贴在身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意识飘忽的最后一刻,他脑子里蹦出一句话:

那小子笑起来,真的不难看。

 

这事就这么掀过去了,每天都是一样无聊的日子,龙哉路过那个小小的杂货铺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往里面瞄一眼——自然什么都没有,除了新上架的糖果依旧颜色鲜艳的招摇过市,并没有再碰见那个叫郁夫的小孩子眼巴巴的站在那里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它们。

在他都已经开始淡忘事情某些诸如那天郁夫穿的袜子上面到底有没有波点之类的小细节的时候,已经好几天开外了。如果不是中午翘课早走半个小时,他可能真的就把这件事忘的差不多了。

“中午好,大哥哥。”夏日的阳光真是猛烈,段野龙哉眯起了眼睛看着那一头依旧精神的卷毛。居然有种开心的情绪从心底漾了上来,龙哉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省的把小朋友吓跑。

“小子,有钱买糖了?”他不动声色的做了个深呼吸。郁夫点点头,从背后把书包卸下来,蹲在地上认真的摸索了一会,站起身把胳膊伸过来。龙哉下意识的张开手,两块带着温热的糖果躺在自己手里——原来是奶糖不是果糖啊。

“攒够钱了,这糖挺好吃的。大哥哥尝尝吧,前几天就一直没等到你,今天碰到了真是太好了。”郁夫说着话背起书包,转头摆摆手,“那我走了,再见大哥哥。”

“哎————?”龙哉有点转不过弯来,怎么自己成了被给糖的?!难不成我要叫他老大,这笔买卖亏的很啊。“那个,谢谢你的糖,以后要有人欺负你,直接找我帮你平事。”龙哉觉得自己必须建立一种十分伟岸的形象才可以。

郁夫点点头,然后就站在那看着龙哉,看的龙哉莫名其妙。实在冷场郁夫才开了口:

那请问怎么称呼您呢?

啊啊……段野龙哉。

“龙哉哥哥吗?”郁夫把他的名字在嘴里念叨了两遍,想起什么似的猛然回过神,“我要赶紧回去了,那,改天见了。”

改天见……龙哉捏着手里两块都要软成橡皮的奶糖,一个人站在大中午的太阳下目送郁夫小朋友消失在拐角。

路过的深町武见到自家老大的背影赶紧上来打个招呼:老大,干什么呢?

龙哉赶紧把糖揣进兜里:没什么,哎深町我问你,有人给你礼物的话,说明什么啊?

深町觉得今天老大面色红润眼神飘忽,不是撞了鬼就是撞了桃花,随口说了一句:说明你要还礼啊。

糟糕……还礼,可要还个什么好。

—TBC —

评论(2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