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gangsta/匪徒]尼克X沃里克-早起9点

 @四魔睡 给睡的需求。发烧快些好哦——

其实还是那句话,匪徒是个好故事。现在动画化了,大家可以去看看。

唔……年轻时候的少爷和小尼克真的超可爱啊,裸奔30圈。

希望大家也多给阿睡产出,她快饿死了。wwww

尼克X少爷。

这俩互攻没问题的!

唔,以上。

——————————

尼古拉斯窝在沙发里面睡的好好的,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往自己脸上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又赶紧闭上,使劲用手揉。

该死的迷眼了。

站起来仰头看着天花板,发现就在自己睡的沙发正上方老旧的木质天花板一个劲的往下掉渣,扭头看看镜子里自己一脸的灰。再看看破钟表,可爱的早上9点钟。小爱丽留了个纸条说去出门买食材顺带去妮娜那边拿点药,中午之前回来。那就是沃里克在楼上不知道在折腾什么。

粗略的洗了一把脸,尼古拉斯悄声走到楼上,站在门口瞥了一眼,不大不小的门缝正好能看到沃里克和俩女人玩的正欢,丰乳肥臀你来我往如鱼得水如胶似漆。他头一次觉得沃里克少爷的小双人床真的很结实,比被他们震的掉渣的天花板还结实——居然还没把床腿折腾断。

 

 

于是又磨磨蹭蹭的下楼,把放在桌子上的面包撕开塞进嘴里、喝了两口冷掉的咖啡、顺手拿过自己的爱刀认真的用布擦拭干净、最后做了100个仰卧起坐。再重新站起身,端着剩下的三片面包和重新热好的咖啡又一次上了楼。

 

沃里克全身舒展的在一片狼藉的床上铺成个大字,见到他走进来只是抬了抬眼皮作为欢迎。

 

 [大早起就玩的这么刺激?]尼古拉斯放下餐盘用手语比划了一下,[还是说你昨天通宵到现在——不怕肾亏吗?]

“怎么可能,我可是正值年轻力胜的好岁数。”沃里克扬手甩了甩捏在手中的钞票,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没拿稳当,钞票顺着他的指尖随意抛出弧线散落在地板上,那上面还零星散布着一些奇怪的道具和奇怪的液体。

“再来两发我也没问题的哦。”沃里克伸个懒腰,把搭在腰上的床单子踹了下去,指指半软不软的命根子懒懒的补了一句,“你要知道早起男人的精力可是最旺盛的。”

 

这句话好像说的很有道理。尼古拉斯抬腿跨上了沃里克乱的跟地摊似的的床。

 

沃里克少爷切实的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并且也知道了什么叫覆水难收或者挖个坑自己跳。总之看着解裤腰带的尼古拉斯,他只能往后挪到脑袋顶在床头柜上:

“你前两天不是刚做过吗?”

[你要知道早起男人的精力可是最旺盛的]

“要不,我介绍给你个姐姐,前两天刚在酒吧认识的,器大活好,相当风骚。”

[放眼望去,整条街区,沃里克少爷,还没人比你更风骚。]

“你这是在夸我吗?”

“嗯。”尼古拉斯认真的出了声。

“那我还真得谢谢你的赞美啊……”

 

伸手拽过尼古拉斯的狗牌,跟他先交换一个不深不浅的吻,尝出来他口中今早的咖啡里面几乎没加糖,沃里克决定做完之后多犒赏自己两块方糖吃吃,毕竟真的算是重体力劳动了。没有女性那种涂满口红嘴唇的触感,没有丰满的胸部,也没有带着香水或者淡淡沐浴乳味道的体香,大概只有纯粹的仿佛钢铁一般男人身体的触感,还有褪去上衣之后和自己一样紧实的肌肉和布满疤痕的皮肤。

 

跟自已一样的男人——像背后两人相同的纹身似的。相互扶持从幼小弃兽独自踏足这个社会那一刻起,两人就走着同样的路,在外再艰难再痛苦,晚上的时候都会回到同一间屋子休息,相互舔舐,相互抚慰,相依为命。落魄的少爷和一个还未成年不成器的黄昏种当年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怎么活下来的没必要花费太多的精力去回忆,佣兵也好牛郎也罢,多活一天就是赚一天。

对于沃里克来说做爱这项运动几乎等同于用体力劳动换取金钱,和便利屋的运营模式没什么区别。女人对他来说也只是消费与被消费的关系,他也没觉得有多享受,客人享受了就可以了——做一行爱一行的职业道德是有必要的。

但是他很喜欢跟尼古拉斯做爱的感觉。不用拿出取悦女性客人那套路数来取悦这个闷不做声的小子,只需要把裤子解开,含住勃起的部分,用舌头包裹住它,前后有节奏的吞吐就可以,偶尔用舌尖去勾一下马眼,尝的到微微发咸味道的液体渗出,再吐出来,用手撸两把,再去照顾一下那两个胀大的囊袋,如果自己喜欢的话啃一口腹股沟上面的那道伤疤也可以,都能让尼克阴沉的表情上带着一些满足的情欲。

他也很喜欢看这种时候的尼古拉斯。

只有正面看着他的时候才能读懂他眼睛里的东西,也只有自己的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才能让他明白自己想表达什么。说也好,做也好,都一样。

“还真是积的蛮多的嘛。”沃里克吹了一下被自己舔湿又很粗壮的物体调侃的说道,“明明只是隔了两天,小尼克就已经不行了?这么喜欢和我做么?”

[少废话。]

沃里克被按倒在床上的时候自觉的张开大腿,从枕头下面摸索出来个套子,捏着晃了两晃:

“要我帮你带吗?”

[不喜欢。]

“喂……”

[一会洗个澡就行了。]

“至少帮我舔湿的功夫得做的全吧?”

 

尼古拉斯在某些方面比较执着之外,剩下的都异常听话。沃里克会享受自己一会要承受尼古拉斯的部位被他的舌头玩弄的感觉,柔软而又执着的绕一个圈,伸进去再退出来,虽然不如胯下那根东西来的直白,但是也是颇有趣味。尼古拉斯还会很贴心的用双手撑住他的腿弯,让他折起来的腰不是那么辛苦,于是沃里克主动的把大腿再张开一点,一手摸着尼古拉斯的毛的刺手的头发,一手握着自己精神百倍挺立的那根肉棒上下撸了几下,觉得身体开始发热后面有些发痒双腿也开始打颤的时候,他轻轻的拍了拍尼古拉斯的头顶。

“可以了尼克。”

[那我]他比划了一个进去的动作。

“你再不进来我自己都要射了。”沃里克喘了一口气,用腿盘上尼古拉斯的腰。

 

他的尺寸说起来不能算小,即便做足了前戏,进去的时候沃里克还是皱了皱眉,完全进入之后上面的那个人把手放在他的腰上停顿了一下,过了一小会看他点点头才慢慢的晃动自己的腰。

和女人做爱的快感不太一样,被他这样顶着体内那个点,有种整个人都被占领支配的错觉,快感从脊柱冲到脑子再像烟花一样炸开分散到身体的每个角落,沃里克抓着尼古拉斯的肩膀,毫不掩饰的呻吟着,太得意忘形的时候也会脱口而出两句脏话,抬起腰迎合他猛烈的撞击,马眼渗出的液体蹭的两人腹部都湿的一塌糊涂。汗水把已经杂乱不堪的床单浸的更加斑驳,尼古拉斯会看着他的脸,一边动作着一边看着他的嘴型,直直的认真的看着他说出的话

 

——fuck me。

 

很好,这人这个时候是无比快乐的。他高兴的狠狠继续操弄着身下的沃里克——头发凌乱眼神色情整个人都处于个亢奋的状态,大声的要求他继续。

 

即便是被沃里克搂住肩膀看不到他说什么,紧绷的身体和发抖的腰还有戳的自己腹部有些疼的他的命根子也告诉他,这人要高潮了。于是加快速度抽动两下,毫不留情的顶在那个点上,再碾压似的磨过去,身下这人便浑身痉挛一般的射了出来——犹如自己射在他体内一样。

 

俩人像打完架似的瘫在床上,沃里克抬脚踹开压在身上死沉的尼古拉斯,还是因为半疲软的器官从自己身后拔出去带来的摩擦感以及液体流出来的失禁感让他不满的哼了一声,尼古拉斯爬起来去找纸巾,手腕被人抓住了。

“你做的不错嘛尼克。”

[你要不去洗澡?]

“一起吧?”

[浴室很小的,你先去。]

“我说过,我可是精力充沛,还能再来两回。”

“所以说,还差一回。”

“这次,该我了。”

 

 

—END—


评论(1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