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无间双龙/段龙/幼郁夫paro]糖-3

转生paro注意。

高中龙哉X小学郁夫。当然没啥不该发生的事情,毕竟我是这么一个纯洁的像萝卜炖白菜一样的文艺小清新。

慢慢写不着急。

随时可能会坑【。

PS。我怎么把郁夫越写越腹黑了………………

————————————

段野龙哉后脑勺一疼眼前一黑马上要晕过去的瞬间,眼睛还是盯着因为雷雨前的傍晚显得模糊不明的巷子口,刚刚闪过一个小个子身影,就那个熟悉的身影让他分了神,被那个看起来很土鳖的学弟回手用破木棍闷了个结实。大江大浪都不在乎的段野老大在阴沟里彻底翻了船,他越来越模糊的意识里除了不甘心还有一点焦躁。

 

明明今天约好了跟郁夫小朋友一起出去玩的。

 

隔三差五龙哉会在那个小路口等着郁夫放学路过,打个招呼,说上两句话,一起吃个零食,走上一段路,然后分道扬镳。时间不长俩人就混的熟了起来。龙哉发现郁夫并不是很合群,从来没见他和小伙伴们一起上下学,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是很吵闹,礼貌归礼貌,也会有问有答没有冷场,就是感觉有点别扭,像是一只还没喂熟的小野猫,见到投喂的人就会主动的走过来,但还是会刻意保持着距离,把食物和水吃光喝完,甩甩尾巴扭头就走,绝对不让再有什么亲近的动作。

龙哉也不算讨厌这种感觉,即便是这样的郁夫,在一起的时候也比跟其他任何人交流都要来的自然而轻松,并且有种莫名的似曾相识的亲切感。他也不晓得为什么,就是想和他在一起。诸如坐在快餐店里无所事事的看着门外的人来人往,他不说话郁夫也不主动开口,会把玩着手里的番茄酱在薯条上划个之字,等龙哉回过神的时候大叫着“这可怎么吃!?不要浪费粮食啊郁夫!”然后他会低头笑起来,恶作剧得逞的乐不可支的调皮样子。龙哉瞬间就没了辙,伸手去捏薯条,吃的一手黏糊糊的番茄酱,再试图往郁夫脸上抹,郁夫拎起书包就往外跑,他也只得用纸巾粗略的擦一擦赶紧跟上。

 

——这种平日自己都觉得非常无聊的行为因为是和郁夫在一起也并没显得太无味。以至于他都要把自己每天巡视地盘勒索零花钱这种事情全权交给了深町同学,自己一心扑在和小朋友享受生活的崇高理想上,不得不说,深町也挺可怜的,有这么个老大,简直要短命。

 

于是说回来,相处久了龙哉意识到一个细节,郁夫从来不在外面逗留太久,仿佛有门禁一般,天黑之前就会回去,他也问过如果有门禁的话那么不经常出来玩也没问题——当然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很是违心。郁夫不置可否,只是说小孩子太晚回家毕竟不好,龙哉哥哥难道没作业要写吗?

作业这东西,让别人代写就好了啊。龙哉暗自腹诽。

偶尔也出去玩一会嘛,如果家人不放心的话我可以亲自去说啊,听说这几天在湖边有烟花可以看,虽然没必要买票凑那么近看,我知道有个山坡位置还不错,远了点但是效果也还好。要不一起去?龙哉小心翼翼的提了一个他构思了很久的计划。

郁夫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会很晚吗?

不会啊,看一会就回来不就得了,我送你回来,毕竟比起乱哄哄的祭典,烟花更好一些。

那……好啊。

 

是的,老子努力这么久等的就是今天,让那个混蛋给我搅黄了。龙哉的头砸到地上的时候最后一点力气用来咬牙切齿,然后整个意识断片。

 

再醒来的时候头晕眼花浑身酸疼,龙哉动了动身体,感觉应该还是摊平在原地,并且似乎下雨了。身体潮湿又冰冷。视线聚焦之后发现头顶有个阴影,吓他一跳。

“龙哉哥哥醒了?”郁夫打着深蓝色的小折叠伞蹲在他身边,只够给他脸遮个雨的面积。

“疼……你怎么在这?”龙哉挣扎着坐起来,头涨疼的想吐,只得靠在脏兮兮的墙壁上推了推已经有轻微裂缝的眼镜。

“今天不是约的在路口见一起去看烟花么?看这样子,估计是去不成了。”郁夫淡定的蹲着往前挪了挪,继续给龙哉的头顶打伞,也不晓得说的是因为下雨还是因为龙哉的现状。

“对不起让你等这么久……”气温因为下雨和夜晚骤降,龙哉打了个喷嚏,伤口震疼的他浑身一颤,“你没冻着吧?”

“我又不会一直戳在大雨地里干等着,旁边就有个便利店,在那坐了会,实在无聊了就四处瞎转,就看到你趴在这了。”郁夫一脸无奈的告诉他自己从下午到晚上如何打发时间的。

龙哉也没心情去问他怎么转到这么个小巷子里的,只能先回家换了衣服处理一下伤口才是正事。于是扶着墙努力站起身:“真的很抱歉郁夫,今天确实是去不成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

“还是我先送你回去吧……”郁夫把伞递给龙哉,顺手再给他一块干净的手帕。“擦擦脸上的血,这样出去很吓人的。”

龙哉用手帕一抹才发现自己脸被血和泥蹭的一塌糊涂,总之先回去再说吧。他接过雨伞打在俩人中间。

“先去我家?”

“嗯”

“那你家门禁不会有问题吗?”

“龙哉哥哥。”

“嗯?”

“你怎么受伤了话还这么多?”

“……”

 

—TBC—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