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无间双龙/段龙]normal day番外2

想了想最近忙成狗了,欠着睡一篇原创+尼沃PARO,欠着饼总的三日鹤+三日鹤+三日鹤,所以只能,暂且,公开个番外,当凑数吧。

祝各位周末愉快。

————————

2.关于空调

 

#夏天的时候开空调啪啪啪才是王道#

 

夏天最麻烦的不是天热,也不是吃着冰棍滴答一手黏呼呼,更不是偷看女孩子绝对领域时候被骂臭流氓——而是在空气湿度80%温度35°C以上的时候,空调坏了。

 

龙崎郁夫整个人恨不得脱光之后趴在客厅地上纵向打滚,从厨房一直滚到阳台拉扇门,然后再滚回去才可以把身上的热度平均分散在没有空调闷热的房屋空间内,然而作为人民警察,他有相当强的自控能力,并没有做那么有伤风化的事情——至少他还穿着一条内裤,还带着一条项链。

 

“要热出人命了……”郁夫有气无力的呻吟着。好容易休假两天,这些日子也累够呛,出去玩的闲心也没多少,于是就打算好好在家睡一觉。没成想空调老化的厉害,在超负荷运转到了清晨,发出苟延残喘的一声咳嗽之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活生生的把龙哉和郁夫给热醒了。

龙哉还好,不是特别怕热,开开窗户吹了一阵子晨风就觉得好多了,郁夫遭了秧,热的整个人像是出了水的鱼——还是卷毛鱼——抱着被子双腿直踢:“阿龙————热死了!!要不要冲出去买个空调回来啊!!!怎么睡觉啊!!!”

段野龙哉穿戴好自己的日常衣裤,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你越折腾越热,要不你就跟我去事务所,要么你等我找修理工人来。”郁夫说警察不能去黑道,那叫查抄,好歹过个周末不能给兄弟们惹麻烦,所以我还是呆在家里等工人来维修比较好。龙哉哼了一声抄起桌子上的钥匙出了门。

 

“我后悔了啊——阿龙我还不如去查抄你老窝呢……”郁夫有气无力的从鼻子里挤出点声音。天冷可以多穿衣服多运动,天热的话,不动都要一身汗,稍微再抬抬胳膊简直要了命,汗水跟失控的水龙头一样哗哗的从皮肤渗出来,然而身体却没感觉到一丝凉爽。

干脆跑到浴室,放了一大浴缸的凉水,噗通一声跳进去整个人舒爽的“啊”了一声终于冷静下来。悠哉悠哉的拿起电话拨了过去:“阿龙,到事务所了么?”

 

段野龙哉即便是开着车载空调一路畅通的来到事务所,准备稍微处理一点事情吹吹空调顺便定个晚餐位好好安抚一下在家里上蹿下跳的小情人,无奈刚落座,发现自己屋里的空调也出了问题,遥控有点失灵,只吹风不制冷。呼呼的热风让他仿佛又回到了艳阳高照的室外——祸不单行,他得出了结论。

电话响了他拿了起来:“怎么了?”

话筒里面传来郁夫得意洋洋的声音,为自己的智慧沾沾自喜,又有点想得到龙哉的夸奖的意味。

“你这么泡着迟早要感冒的你知道么?”

“可是热啊。”

“那不如去游泳好了?”

“不想出门。”

“那我回去给你带点冰激凌算了。”

“阿龙……你最好了!!!”

 

拎着开始融化的冰激凌,龙哉开了门,站在玄关的位置就能听见家里浴室的位置发出很大的水声,要不是知道郁夫会水,简直以为那人要淹死在浴缸里。

打开浴室,龙哉无奈的看着玩开心的郁夫扑腾的哪都是水。

“你把这当游泳池了?”

“嗯,阿龙回来啦!我要吃冰激凌。”

 

玩水玩上瘾的郁夫半仰着吃着半流体的巧克力冰激凌,龙哉则直接坐在浴缸沿上看着他。卷毛湿漉漉的贴在他的额头上,水珠顺着下巴落进水里,白花花的肉体有着紧致的肌肉和纤长的骨骼,这个人真是百看不厌。龙哉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阿龙你不热么?”刮干净盒子最后一口巧克力碎屑,郁夫抬头问。龙哉伸手给他擦了擦嘴边:“还真不怎么热。”

“阿龙好像猫,猫都不怕热的。”

“跟哪瞎听说的?”
“蝶野前辈。”
“骗小孩子的话你也都,不过……”龙哉凑近郁夫的鼻子,“你这,倒是像狗。”

 

郁夫反驳说鼻子灵像狗怎么了,那也是帅气的金毛,龙哉笑出声说,你哪是金色的?顶多是黑德牧。郁夫说那我改天染成金色的去,龙哉说那你把下面那也染了啊?

郁夫一下子红了脸,撩起来一捧水就掀到龙哉身上。

龙哉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一边把湿了的外套脱下来扔进角落洗衣机,转身欺到郁夫面前:“好久不管教你了,上了天了?”

 

龙哉说,狗这种可爱的生物都是用舌头散热的,来郁夫张嘴我看看。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眯着眼睛,黑色短发落下来一绺在眉间晃了晃,有点像锁定猎物的黑猫,弓起背俯下前身随时准备扑上前去干脆利索的咬住对方的咽喉,一击致命。郁夫被他的样子唬的愣在原地没什么反应,任由他抬腿跨进浴缸,用腿夹住自己的腰,用手捏住自己的下巴。不大不小的浴缸显得有些狭窄,狭窄到他浑身动弹不得。

 

龙哉的舌头如果有刺的话,会不会真就是一只猫了?郁夫脑子里胡乱想着,上颚内壁被柔软而又有力的舌尖撩搔着,若有似无的痒从嗓子一直延伸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下面小兄弟争气的直挺挺的顶着龙哉的腹肌。

他喜欢这样跟龙哉接吻,有点色气但不色情,慢慢悠悠的享受着每一秒,优雅而又舒适,像午睡起来的猫。于是郁夫偏过头,咬了龙哉耳朵一下,他也喜欢这样表达出自己的情感,不轻不重的啃噬着只属于自己的他的地方,像是标记着自己的所有物,别人都不许有一丝靠近。

龙哉耳朵很敏感,他的身体也是,所以他好不掩饰自己的下一个动作,落于股掌之中的猎物就应该听从自己的安排,于是他拍了拍郁夫的腿,示意他抬起来架在浴缸沿上。而后缓慢又仔细的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送入郁夫身体里面——已经做了这么多次,他的身体已经适应了不用刻意前戏的扩张,只要小心一些就可以。

水真是好东西,既可以让人有随波逐流的感觉,又可以多少起到一些润滑的效果,龙哉摸着郁夫的脸夸赞他这种泡冷水澡的明智之举,郁夫开始还是可以反驳两句诸如“如果你要修理工人早来的话我也不至于泡到现在”此类的话,龙哉一句“你如果愿意隔着墙让外人听见你的声音的话我不介意在他们在的情况下办了你。”堵的郁夫半天说不出话来不算,技巧熟稔的取悦着自己身体的龙哉,表情却是极其认真的,一直望着郁夫的眼睛,心无旁骛深情款款。让郁夫欲罢不能。

腿在浴缸沿搁久了腿窝有点疼,郁夫稍微欠了欠身,龙哉自然而然的用手托住他的后背,就这样转了一个姿势,内壁被摩擦的感觉真实而强烈,郁夫扬起脖子跪在龙哉身前。这个姿势可以进入的更深更完全,俩人都喜欢。

龙哉一边撞击着郁夫的身体,一边舔舐着他的肩胛骨,有着几乎完美的曲线,跟面前这个人一样,几乎就是完美的。所以每次做爱,龙哉都带着可以称之为虔诚的心态去让双方都有无上的快感——胸口也好,身下也好,甚至弯下身几乎近于极限一般用舌尖一节一节的触碰着郁夫的脊椎骨,最后再用双手去抚摸他的腰窝,他的腰线,往前将这个人搂紧在自己怀里,听着他的呻吟加快自己的动作,然后在他近乎哭出声的腔调里释放在他体内,让他释放在自己的手中。

 

用温水冲洗了身体之后,疲惫的郁夫倚在龙哉的肚子上睡的死沉,这时候也不见他喊着热了也不见他闹着要做什么,就这么安静的倚着龙哉安静的呼吸安静的沉睡。

龙哉扯了薄单子给他盖好,轻轻的把手放在他的肩上

 

每次这样搂着郁夫的时候他都会想起一句话——

 

他拥有着他,真的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END—


评论(1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