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鬼灯/鬼白]金鱼草什么的没必要养那么多

被小鸟说成老年痴呆的白泽……

——————————

白泽活了很久,久到自己都不记得一直望着人间的那个山头平了又起起了又平,沧海了三五回良田了六七倾。时间对他来说就像一条永不干涸的川,从山顶融雪变为水飞流直下变成溪汇成河流入海。

他忘记了自己什么时候认识的那个人,那个身影模糊的在很远的地方摇晃着,小小的一个,伸手去抓却又抓不到。

算了,他笑一笑,一切都顺其自然不必烦恼,既然时间把一些事情带走也就不必费神追回来,做人么,重要的是开心,神也一样。多少人修仙就为了长生不老,说到头也无非是为了自由自在开心快乐。

比如他现在对着自家门口的这株奇怪的草发呆就很快乐。

长的跟条活鱼似的,还挺丑。他戳了戳金鱼的头,金鱼晃了晃,于是他又戳了戳,乐此不疲。

时间长的很,这有一株,身后还有一大片,风吹过去此起彼伏的很是赏心悦目。足够他一个一个的戳过去,从早起到日落。

他不记得为什么要种这么多这种奇怪的东西,但是他觉得自己当初种下了肯定是要照顾好,所以每日浇水松土一天都不敢耽搁,好在长势喜人。

累了的时候他就坐在地垄上看着远处那个门,习惯性的,他依稀记得有人会从那回来,然后……然后还是忘记了,但是之后会很快乐,每天都是这样。

到了晚上太阳落下去,星星铺满天的时候,那人回来了。黑色的衣服溶在黑色的夜里,但是白泽一眼就认出是来接他的,他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

“跟你说了不要在这等了,天冷。你生病了我可不管你。”那人说。

“是是。”白泽笑眯眯的答应着。

今天我给你带了土产,那人把纸包放在桌子上。戳了戳还在发呆的他。

这是什么?白泽打开纸包,里面有一小堆金灿灿的小果子,浑圆饱满捏起来还有些柔软。他放在嘴里咬了一口,清香甘甜的汁液充斥着整个口腔。

甜姑娘,那人自己也拿起来一个放进嘴里。好吃吧?

嗯。

这个东西还有个名字。

嗯?

叫鬼灯。

—EN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