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鬼灯/鬼白]应个景。

桃源乡的白泽家铺子今日打烊要比往日早一些

因为他说今天要做元宵——正月十五嘛。

说来白泽也不知道该跟谁团圆,好在自己会点手艺,多少算过节。

桃太郎很好奇的看着他和面调馅,这种中国传统的节庆食品让他很有兴趣。

“其实元宵和汤圆是两种做法哦,”白泽笑眯眯的说着把芝麻花生包进糯米团里。

“不过我更喜欢汤圆的口感,像花街的姐姐们~”

桃太郎自动忽略了后半句话。

“没想到过节还管不住下半身啊你个淫兽。”门被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开,带着令人忧郁的地狱气息辅佐官大人就这样飒爽登场了。

“你个丧门星过来干什么!!?”白泽用带着面粉的手掌机智的接住了呼啸而来的拳头,反击性的在鬼灯鼻梁上抹了一道白。

没什么事干,鬼灯找了个地方坐着,把狼牙棒放在角落里。

今天地狱的各位都去各种秀恩爱了。小白爽利的回答着。

哦——————原来是没地方收留你啊。白泽回到案板前继续包元宵,那既然这样的话留下来吃元宵吧,今天是我们国家的节日,虽然说看见你就烦不过人多也算应个景。

哦?就这个东西么?鬼灯凑过去摸着下巴看。我只知道今天情人旅馆爆满,大家都相互赠送着腻死人的巧克力什么的,为什么人们都这么喜欢扎堆?有些事情平时做也挺好的,非赶着怎么一个特定的日子出来秀什么存在感。

这个嘛。白泽想了想,大概是大家都在做什么自己不去做,会觉得有些寂寞吧。你要包吗?还剩点面。

鬼灯拿起最后的糯米,从怀里掏出来一只小小的金鱼草,毫不犹豫的糊了上去。

真是杰作,他感叹着。

白泽对着那个还在颤抖的白色物体喉头有些紧。

*****

“哦!这个东西真的很好吃!”桃太郎把碗里的元宵喂给使劲摇尾巴的小白。

是吧?白泽吹着自己勺子里的那颗,我说辅佐官大人,那个金鱼汤圆你可就自己吃了吧,那种东西也就是你才能做的出来。

俗人,不懂艺术。鬼灯愤恨的一口咬断了金鱼汤圆的脑袋。

“白泽大人,晚饭过后有什么节目吗?”小白跟桃太郎抢着碗里最后一颗汤圆。

“这个嘛”白泽放下碗,“如果在现世的话应该是放烟花,逛灯会,还有猜灯谜。我这做了几个兔子灯,一会挂在屋外吧。”

“鬼灯大人的名字里也有个灯字呐!”小白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

“几天不见小白你讲冷笑话的功底见长,不过把这家伙挂家里,还不够闹心的呢。”

*****

说真的白泽这手艺让鬼灯看着也有点痛苦,听说是兔子灯,可是怎么看这东西跟猫好好的体态有种莫名的神似感。

下次让茄子给你做几个吧,别丢人显眼了。

我觉得挺好的,要的不就是个气氛么。白泽把点亮的灯挂在屋檐下,拍拍手站远了打量着自己的杰作。

正月十五阖家团圆,吃完晚饭上街看花灯,猜灯谜,那个时候满城都是火树银花,祥和喜庆,非常热闹。白泽看着天上的圆月回忆着偶尔跑到现世蹲在人家房顶上看着大家过节的样子。

红色?跟地狱的火一样吗?

你就不能多少假装浪漫一些?

我又没家人,我怎么能想象的出来。鬼灯也抬头看着那轮圆月。

下次带你去就是了,不过要付钱哦。白泽狐狸一般上挑的眼角里露出一丝谄媚的笑意。

无论时间过了多久,即便是告诉自己多少年都这么过来了,可是偶尔会有一些孤独感,表面上并不在乎可是心里还是有一个角落空荡荡的。鬼灯看着白泽的那间小房子,屋檐下的那几盏丑乎乎的兔子灯,头一次觉得,自己的那个小角落好像是被照亮了一点,即便是光,即便是一点点,也不会让自己再觉得是一个人。

啊,我该走了。鬼灯回过神来闷头往屋里扎。

快走吧你,白泽搓着手跟在后面,我还要去找花街的姐姐们呢,所谓普天同庆嘛!

小心肾亏。

喂,鬼灯。白泽叫住他,这个送你吧。

是一只小小的兔子灯,微弱的光照在地上也就小小的一片。

我是不会说谢谢的。

我会把账单寄到你那里去的呦。

奸商……。

鬼灯走了两步又反了回来,塞给白泽一把金鱼草。

用你的话来说,反正是应个景。

我又不要这个玩意!白泽抱着在自己怀里扭动的一堆金鱼嫌弃的喊着。

小白跑着追赶走远的鬼灯,扭头喊了一句。

那是鬼灯大人研究出来的新品种!巧克力味道的!

谢谢白泽大人的招待!


啊,总之,节日快乐。

—END—

2014-02-14 /  标签 : 鬼灯鬼白 29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