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YOI/奥尤]谎言(1)

感谢组织感谢党,我来表达自己对于这对小家伙的爱了。

真的很久没写东西了,第一章比较短,后面慢慢会长那么一点吧。

大纲有,基本不会坑。

另:

[*]二设注意。

[*]还没当上霸道总裁的奥塔别克x花滑运动员尤里

[*]副cp黑道维勇(还没出场x)。

 ******************************************

奥塔别克第一次见到尤里的时候是在影棚里。

 

阿尔京家族经营着不大不小的产业,各路上都沾着点,黑白两道横竖都吃得开的那种。爷爷老爹几个叔叔一个赛一个的精神百倍体格健硕,用不着自己太上赶着接手家族产业。虽说奥塔别克自己也算是勤恳好学吃苦耐劳,但是老爹总是恨铁不成钢的说他不够上进,你看看别人家的那谁和那谁,比你大不了几岁现在把家族事业做的风生水起,还有那谁家那谁,虽说不愿意回本家做事,但是人家聪明啊,说回来分分钟扛起那摊活简直手拿把攥——你怎么就不跟着学学。

然后把他扔到了俄罗斯过来体验生活考察业务感受人间疾苦。

哦,好歹还给配了个小秘书。

 

想自己从小到大一路成长,听话乖巧让干什么干什么,老妈对自己很是满意,父辈们对自己要求似乎确实过于严苛。他的学历能力以及脑子,也能在别人家数落孩子的时候提起,当一回“那谁”。所以奥塔别克也没有太沮丧,只当是磨练自己顺带旅游一番。

 

寒冬腊月风雪交加,莫斯科的天黑的很早,天色因为下大雪反而没那么阴沉,隐约泛着铁锈色,不同于鹅毛大雪,这里雪粒子小又硬,像冰茬一样被风夹带着结结实实的砸在车窗上,听起来像有人扔沙子。奥塔别克的车慢悠悠的停在一所半新不旧但是比较有个性的建筑旁,秘书妹子小心翼翼的问:少爷要不进去看一下?大老板交代了要您这次先视察一下公司的业务。

如果说拍广告也算业务的话。

奥塔别克觉得在这个时间点上先吃饱肚子也算提高业务能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过既然已经到这了,屋子里怎么也比车里暖和,于是点了点头,把大皮草领子紧了又紧,加快步伐往屋子里冲。

进门一股暖流从上到下的安抚了他的身体,褪下皮手套拍了拍衣服上已经化成水滴的小雪粒,小秘书在跟负责人解释具体情况。奥塔别克举手打了个招呼,环顾了一下四周。

 

影棚场地灯光幕布已经布置的差不多,随时可以开拍的样子,摄影师反扣着个鸭舌帽盘腿席地而坐在调整手里的机子,剩下的工作人员在反复确认器械是否能够正常运转。负责人跑过来跟他客套了几句他也没太放在心上,只关心什么时候开始吃饭。

“真是抱歉没有接到您要来的通知所以只能委屈您等拍摄完毕之后跟我们一起吃盒饭了。”负责人狭促的搓了搓手,“这边所有商店关门都很早,也就只能将就一下。实在是对不住您。”

摆了摆手说没什么,你们该忙什么就忙,我只是过来看看,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嘴里说着奥塔别克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另外一个门刚进来的那个人身上。

 

那人推门进来的时候声音并不大,只是门锁咔嗒一声奥塔别克扭头就看到了他。

身量不矮,目测身高比自己低一点,不过也肯定过了一米七,俄罗斯人矮不到哪去——如果真是本地人的话。身材似乎挺不错,肩宽腰窄,双腿笔直,即便背着个大包从头到脚都裹的严严实实只有两绺头发在鼻子尖的位置扫来扫去,想必这人应该不会难看到哪去。就是围着个大大的豹纹围巾让他觉得有点别扭,这品味也真是独树一帜。

那人进了门也没做声只是懒洋洋的倚在原地低头看着手机,偶尔飞快的打几个字。手指修长,指尖皮肤在灯下白里泛着点红,应该是冻的还没缓过劲来。

这时候摄影师终于从自己的器材中抬起头,热情洋溢的对着那人挥了挥手:

尤里!!!!你可来了!

在场的工作人员才注意到他,有几个女孩子立刻小跑过去众星捧月般的围住他嘘寒问暖帮他拿包拿围巾拿衣服,柔软白嫩的小手们在他的肩上臂上大肆的摩挲着,让人有种错觉,如果可以的话连他现在穿的那件贴身的黑色毛衫都会被女孩子们扒下来抢走。

 

因为尤里是转了个身背对着自己,奥塔别克只能看到这个男孩子居然留着过肩的长发,很随意的用一根黑色皮筋松散的束着。褪了臃肿的外套之后显露出的身材果然不错,似乎有些修长肌肉的感觉,不纤细也不粗壮,像希腊雕塑一样让人赏心悦目的恰到好处。

摄影师笑着跟他攀谈着什么,然后往自己这边比划了一下,尤里终于把头扭了过来。

 

是一张令人惊讶的年轻的面容,精巧别致这种词本不应该用于形容已经介于男孩子和男人之间的人身上了,可是放在这里并无过错。奥塔别克整个世界都被他那双眼睛吸引了去,那是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有着特殊吸引力的绿色——

他遇见过许多拥有绿色的眼睛的人,这种颜色对他来说确实有着某种吸引力。有仿佛陈列在珍宝馆中的那块最贵重的稀世祖母绿,在聚光灯下闪着令人艳羡的光泽。有像美丽的黑发少女头上的一抹绿色手工缎带发饰,她央求着母亲花了好几天的功夫做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在镜子前左右比了好几回才决心戴在鬓边,好凭借它的装饰足以使自己鼓起勇气去和最心爱的人告白。有又或许是在沉闷的夏季密林的深处,漆黑又泥泞的山路中迷失的猎人突然发现了一点萤火,跟着它就能走出这片无望又无尽的绝境,回到自己温暖的家。

而尤里的眼睛不一样,像是行走在山间或雪地中的豹的眼睛,深邃,敏锐,充满戒备但又游刃有余,深绿色中带着睥睨众生高傲。他人也像豹本身,优雅而危险,可以慵懒的在树上打着盹,也可以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的窥探猎物,也可以在黑暗中收缩瞳孔绷紧身体的肌肉猛然间爆发出令对方绝望的力量,然后对准猎物的喉管一击致命。

 

真是危险和美丽融合完美的人。

 

回过神来的时候尤里已经走到近前,比自己稍微矮了一点点,所以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会轻轻扬起下巴,挑起眉毛顺带附赠了一个客气又专业的笑:你好,尤里·普利塞提。

奥塔别克·阿尔京。他赶忙伸出手。

很高兴认识你。

握住尤里的时候,感觉像是握住了一捧雪,虽然凉但是很柔软,再仔细感觉却又带着一点韧性在里面,直到感觉对方轻轻的挣了一下他才急忙松开了手。

 

尤里可是这里家喻户晓的名人,摄影师开朗的接了话茬,算上前几天刚拿的金牌已经三连冠了吧?要不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还真的不一定能请得到他。不过说到这期的主题,不请他来我也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体现的更完美了。

确实是看在披集的面子上,尤里咬着牙狰狞的笑了笑,这次如果你再数落我的品味,就真没下次了。

披集的身形似乎僵直了一下,随即摆摆手:哪能呢,你那品味,多野性。

奥塔别克对披集回以深表理解的目光。

 

拍了拍手,披集示意各组人员都回到岗位上去,拍摄准备开始。

这次的主题还是要强调是体现纯洁和无私,披集坐在他身边低声的跟尤里再次重申了一下重点,我们可以先试几个镜头,没事不着急,慢慢来。然后他拿起相机随意的拍了几张,又给尤里拿出几张之前的作品低声的说着什么。

尤里一边被化妆师时不时的掰一下下巴,把头扭正,一边跟披集讨论着方案。

 

奥塔别克把小秘书叫过来,低声问她尤里这人到底何方神圣。小秘书虽然怯生生的,可是提起尤里也是会有一丝莫名的兴奋感。

您连他都不知道吗?他可是被誉为俄罗斯妖精的尤里啊。

少年成名,花滑界的翘楚,这个男孩子。

奥塔别克摸着下巴认真思考了一下,似乎在老爷子看体育节目的时候有那么一点印象,白色的场馆白色的冰面,运动员像舞者一样在冰面上掠过,做着令人惊艳的动作。

俄罗斯妖精。

他看着尤里的侧脸,饶有兴趣的笑了笑。

 

 

-tbc-


评论(5)
热度(48)
  1. 囌睏桃源乡的自留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