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YOI/奥尤]谎言(2)

给各位拜个早年w。

祝各位新年快乐,喜欢的CP都发糖~~~。

①二设注意。

②还没当上霸道总裁的奥塔别克x花滑运动员尤里

③副cp黑道维勇(还没出场x2)。

**********************

“你确定要这样?”披集杵着下巴对着平板上打开的很多方案图片踌躇着,再三的向尤里确认。

“你要是觉得有比我更好的诠释方式,我也不介意,毕竟你是老大。”尤里摊手。

“可别这么说,老大是外面那位。”

 

说来奥塔别克事先只是打算在拍摄现场随便绕一圈点个卯,应付一下老爹的盘问就打道回府的。可现在他觉得在这里呆着比去个高级餐厅吃美食有趣的多。对于这期平面广告的拍摄和对关键词的诠释,他也很期待尤里和披集这两位将如何表现。不过他毕竟对于摄影棚内的所有人来说,只是一个旁观者,所以他选择了缄默。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老爹打过来的。他赶紧快步出门,找了个靠近窗户的地方:父亲。嗯,我已经到了。

 

有奥塔别克这个外人在,在场的各位总归有点拘束,尽管大家都在努力无视他。趁他出去接电话的时候尤里跟披集表达了一个比较大胆的提议。

披集站在机子前盯着取景框,他没想到尤里的这个提议居然比那些被敲定方案更贴近他想要接受的感觉。

关闭掉室内所有灯之后,只打开顶棚的一束光源,披集示意尤里过来,跟他说,请随意发挥。

于是在漆黑的空间和几近被凝固的时间中有一束光,从阴影中走进来一个人,他脱掉了所有的衣物,赤裸身体,只是安静放松的站在那里,把背影留给世界。

在光下沙金色的头发泛着柔光,贴合在尤里微微倾侧的面容之上,一条美好又自然的曲线掠过他的额头,抚过上挑的眉尾,在颧骨投下阴影的睫毛,并未遮住深邃的绿色眼睛,而是细细碎碎的落在紧实平整的肩头,往下延续至肩胛骨,覆盖了几节微微突起的脊椎骨,指向窄细的腰。

小巧的腰窝之下是完美的臀,是修长的腿,是紧致的脚踝,是踏实的双足。

顶光并不是十分强烈,白色之中略微有些许散淡的黄,把这具人体渲染的有些朦胧,他就这样让人觉得理所应当的存在于此,即便地板的温度冰冷的侵蚀着双脚,即便是空气中飞舞着许多可见的尘埃,即便离开这束光之后便是无尽的黑暗。他只是安静随意的站在那里,让人无法把目光从他身体上挪开。

那是一具仿佛会发光的身体,有着金沙色的头发,碧绿的眼睛,介于少年与青年的面容,饱满的颧骨有一道高光与阴影的分界线,乍看上去有种泪痕的错觉,白净的皮肤,不着一物的身躯,赤裸坦诚的展现在全世界的中央,将力量与美与自信与一切,包括身上细小的缺憾和伤痕都毫无保留的展示给世人,给予世人,奉献与世人。

 

也许除去目不转睛的赞叹,任何哪怕一点轻微的私念都是对他的玷污。

 

这就是他献给世界的

 

——agape。

 

奥塔别克挂掉电话再次进门的时候,感觉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他走到披着厚衣服抱着热气腾腾茶杯熏着脸玩的尤里身边:完了?

尤里从白雾之中抬起头:啊?……啊,拍完了。

披集显得很兴奋,跑过来挥舞着机子让他看:老大你看,这次的片子真的太棒了!!

奥塔别克觉得自己真的错过了很重要的东西。

“你能给我拷贝一份原片吗?”

 

晚饭总算是送了过来,大家纷纷找自己喜欢的地方坐下,折腾到大晚上天气又冷,没有充足能量的身体连收尾工作都做不了。把小秘书打发到负责人那一圈去吃饭,奥塔别克端着餐盒毫不客气的挤到披集和尤里本来就不宽裕的小桌子前。

尤里不是很想吃这份沙拉,西兰花太多培根太少沙拉酱似乎还有点过期。他正痛苦的一个一个挑出来扔给披集。

“今天辛苦了。”奥塔别克往嘴里塞了两口硬面包,“说实话虽然是自家旗下的香水新品,但我之前对此并没有多大兴趣,不过我想从今往后可能会去好好研究一下了。毕竟这款一上市肯定会成为风靡城市的话题的。”

“应该的。”尤里对着沙拉挑挑拣拣,顺带客气的回应,“我也没想到披集会让我拍这个主题。”

“尤里很喜欢老大你家那款绝版香水的,”披集安然的嚼着尤里挑出来的西兰花,“那时候我还在实习,那套片子是老师拍的,也是被业内奉为经典的案例。”

“我喜欢只是因为那个味道闻起来还不错,跟是谁拍的,拍的谁,并没有任何关系。”尤里的眉头皱了皱。

“……绝版的哪款?”

“那次的广告代言人是维克托。”披集伸手从化妆台上勾过手机迅速的翻了翻把屏幕给他看,“居然说得动一个不是演员的大佬来拍广告,我一直觉得老大您家势力可真的了不得。”

“啊……是DECEIT啊。”奥塔别克还真有点印象,自家产业链触及的面比较广,当年他也还是个大学生,即使是现在他也不是很清楚还有哪些产业自己是不知晓的。但是那款香水,他是知道的。

让维克托来拍广告似乎是自家老爷子和尼基福罗夫老先生商议的结果,他当时也就左耳进右耳出,说两家如果联手做事会对彼此的生意都有好处,并且作为一个接触军火的俄罗斯大家族,偶尔做一些讨喜的宣传也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本来只是打算做一个新的尝试,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市场上供不应求。本就没打算量产的DECEIT香水就此绝版。

 

“当年他也是不怕仇家拿着照片绑架他。”尤里嫌弃的嘟囔了一句。

“参与拍摄的工作人员都有一份样品,我不怎么用香水,就送给尤里了,没想到他用的那么快。”

“都说不小心洒了。那款味道比较淡,没什么辛辣的味道,比较适合自己而已。”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送你。我那还有一瓶没开封的。”

尤里和披集齐刷刷的扭头看着奥塔别克。

“我只是觉得那个瓶子设计的挺不错。你喜欢就送你吧,比放在我那里吃灰强。”

“还是……”

“要还是不要,你想好了给我个回复就行了。”

 

收尾工作不需要尤里做什么,大家表示他可以先回去了,毕竟外面天气也很糟糕。奥塔别克看着他重新裹的严严实实,顺手拿了自己的大衣起身表示:一起出门?

地面上积雪踩上去已经能没过脚面,在昏黄的灯光下面,地面泛着亮闪闪细沙一般的光,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声音还挺受用。奥塔别克突然开口,要不要我送你回去?这路看起来很不好走。

尤里正在发呆,听见他说话反射性的抬头,随即说:不用了,宿舍就在这附近,而且我的车子就在这……他指着被冻在铁杆上的自行车锁顿了顿,奥塔别克深沉的拍拍他的肩膀:还是乖乖坐车比较好。

车里暖气开的热火朝天,小秘书在副驾一边扇风一边忍不住悄悄的偷瞄自己的偶像,尤里跟司机说了一声往前开到那栋楼就可以了,我宿舍就在那。然后整个车厢又陷入沉默。

忘了祝贺你又拿到冠军。奥塔别克找了个话题

谢谢,正好今天刚比赛完就被披集拽过来拍片子,这个时间回去怕是要被教练数落几句。尤里歪在座位里迷迷糊糊的有点犯困。

能留个联系方式么?

啊?

不是要给你东西么?

哦……。尤里掏出手机按了两下,那个对不起啊阿尔京先生,我,手机没电了。他晃了晃黑漆漆的屏,表示真的是没电了。

没关系,奥塔别克笑了笑,下次见面我带过来就行了。你的宿舍到了,快回去休息吧。

尤里礼貌的表示感谢之后下了车,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下次?怎么还有下次?

 

奥塔别克看着尤里那条大大的豹纹围巾随着他走路姿势一摆一摆的,对小秘书说:

 帮我办三件事:

1.搜一下尤里的资料给我。

2.让家里把那瓶香水赶紧寄过来。

3.明天的表演赛是几点开始?

—TBC—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