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意识

原创。

瞎写着玩的。

心情不太好。

以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他躺在床上。

扭头看着小小的电子钟显示半夜三点三十二分。

他偶尔会喜欢盯着那两个亮着的小点儿看,一闪一闪的,和心脏跳动频率重合个十几次之后再被超过去,过一段时间又重合,感觉像是跟某个陌生人奔跑在学校后操场的跑道上。

累的慌,不想了。他把头转回来看着天花板。

今天睡的很早,几乎吃完饭后就平摊在卧室的床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跟睡过去的时候没什么分别,四下漆黑,空气凝滞。

客厅开着一盏小灯,厨房的窗户似乎没关,卧室窗帘拉了一半,客厅里放了几个橘子印象里有点坏了。

然后他听见了有一点细小的声音从各个地方传到耳朵里。像是什么东西摩擦的声音,但又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他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大脑在接收着奇怪的东西,像是好几个摄像头同时反馈在脑中的画面一样,他感觉到自己站在厨房里关掉了窗户,又在客厅坐下吃起了橘子,又穿过半掩的窗帘坐在阳台上看着那盆马上要开花却开始有点发蔫的栀子,同时还拿起床头柜上那本看了三分之二的厚书。

是自己的意识分裂了吧。他就那么躺着把手放在额头上,有点烫,大概发烧了。

无所谓。

发烧是件小事,跟意识分裂相比真的是一件小事。

意识分裂也不算大事,偶尔会这样,从最一开始他就没惊慌过,更何况现在家中空无一人,也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厨房的那个意识能够帮他把碗刷一刷就好了,水有点凉,他不喜欢凉水。


于是厨房里传来了水流和瓷器碰撞的声音。

谢谢咯,他默念了一句。


这次分裂成了几个啊?他在脑海中问着。

6个。坐在他身边拿着那本读了三分之二一直搁置的书的意识说。

啊……那看来这次真的是太无聊了。之前最多是三个来着。他笑了笑。

他睁开眼睛,把手仰到后面,开开了小床头灯。灯光不刺眼,柔弱的照在那片意识上。

半透明的像一块极其薄的冰,有自己的样子——模一样。


你好。他跟它打招呼。

你好。它把书放下,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并不冰冷,但是也不灼热,但好歹比发起低烧的体温稍微高一点。他很贪恋这种温度,可并不会在自己皮肤上存留多久,稍微挪开一点就再没有任何存留。


他说,你过来。

它顺从的趴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有点像薄被子。

你说,既然我意识都能分裂,是不是有超能力?他说。

我不知道,不过也不算是个正常人吧。它说。

那,我想去外面走走,不知道行不行?他说。

我觉得可以用外面那几个试试,反正又不是你本人。门还开不开?它说。

嗯,但是窗户可以打开一条缝。他说。


于是它依旧趴在他身上,只是跟那5个意识说,你们挨个从那出去试试,看看能不能顺利的到楼下。记得排好队,别相互碰碎了。


他闭着眼睛,感受那些意识一个接一个的从打开的窗户缝里挤出去,胆怯的望了望远远的地面。

还挺高的啊,他们这样反馈着,然后迈步出去。

风挺冷的,零下几度的冬天。地面也应该挺凉,不过并没有持续时间太长,意识们接触到地面发出轻微又脆生生的啪嚓的响动,像脚踩在极薄冰面瞬间裂开的动静,有一个意识手里还拿着没吃完的橘子。

他抖了一下。


不行,楼层太高了。它说,你自己的意识韧性不够。

下次再分裂的时候让他们爬下去比较好,虽然我体力实在是不怎么样他们估计也够呛。他百无聊赖的笑笑。

如果多于6个,你倒是可以试试能不能飞。它用手指划过他的脸,一模一样的脸。

那我岂不是成了超人?他把它的手指含在嘴里舔了舔。

你都可以分裂意识了,会飞估计也是早晚的事。它褪下他的内裤。


在这个房间里做点限制级的事,连多于的意识都没有,想怎么样都行。况且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了。

接吻的时候喜欢把头往右偏,舌头会舔过两颗小虎牙,上颚多撩一会,然后再迫不及待的想让耳朵受到舔舐。耳朵,他喜欢被人这么舔耳朵。滑腻的声音和性交时候没什么两样,濡湿又霸道,柔软又带着不妥协的节奏,攻城略地摧枯拉朽。

他和他的意识做爱,毫无保留的却又无声无息的做爱,然后高潮。


它从他的身体里退出来,依旧覆在他的身上。

你感冒了,要帮你拿点药么?它问。

不用了,他拉过它来轻轻的吻着,不带有任何情色意味。

我想出去走走,他说。

它挪开了身体,看着他走到开着的窗户前,把腿伸出去坐在那里打着晃,白花花的两条长腿在夜幕里还能看的清楚。

记得给我的花浇水,我养了它三年了,可算长了花苞,可一直没见她有开的意思。他低着头,看不到什么表情。

它点点头,祝你也许这次就能飞起来了。

谢谢,他说。


他消失在窗台上。


它探头看着他从高处下落,落在之前那五个意识的碎片上,亮晶晶的、细细碎碎的碎片上。

它感觉到有些冰冷,是空气还是地面的温度,它不知道。

看来,是等不到花开了。

希望有人能看得到这盆花能再开的样子。

它碎在了窗台边上,碎片溅到了花苞之上。

亮晶晶的。

—END—


2017-01-29 /  标签 : 原创 7 1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