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鬼灯/鬼白]写手精分试炼七题

一觉睡起来发现这个……顺手写咯。

总体来说我是盐党被踹到糖派了……所以虐也不怎么虐,凑合着吧。

******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说来在很久很久以前,有那么一个人,脾气臭到不行,当个辅佐官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一点都不尊重作为神兽的我,逛花街的时候被他撞见一点都不给我面子,真是可恨。所以我一赌气,活到他挂,真是喜闻乐见。”

“没想到你都这么老掉渣了。”

“他尤其不喜欢像你这种小鬼,如果他还在的话你肯定没机会站在这。”

“那我是不是应该庆幸亏得他死了?”

“嗯,你别玩那盆金鱼草了,会玩死的,丁小朋友。”

 

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你是不是愿意为我付出一切?”

“是的。”

“太好了,店家麻烦这些金鱼草送到地狱员工宿舍,具体地址在这里。我旁边这位付钱,那我先走了。”

“亲爱的慢走。老板,到付。”

 

3.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这是一只外观奇佳的一只金鱼草,每天和旁边那只惊为天人的金鱼草相看两厌,对方都认为自己是最美的,每天争吵的声音简直要烦死人。

今天他们的主人表情凝重的望着他俩,最终选择了那只外观奇佳型,他小心翼翼的把它放进干净漂亮的花盆里,细心的擦掉边沿上的土,打了一个华丽的包装。

“鬼灯大人您这是要送给白泽大人的情人节礼物吗?”

“嗯,这只最吵,希望白泽喜欢。”

“肯定会被退回来的啦!”

“那随便他了。”

惊为天人金鱼草不忿的看着不明就里的那只忽闪着鱼鳍,心想晚上这个混蛋就能再回来真是糟心。

从那之后他们再没见过彼此。

 

4.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

 

“这是什么促销方式?”

“不知道,大概台下的那些女性们都期待着这一刻。”

“以后再有这种活动应该予以取缔,我会上报给阎魔大人的。”

“是是,那么快点开始早点结束吧,毕竟奖金丰厚,拿到钱我好跟妲己继续逛商城——你也可以给阿香多买条新裙子。”

“下次情人节活动主题可不可以限定异性接吻30秒”

“谁知道呢。”

然后,他们拥抱接吻。

 

5.清水文,包含“他们合为了一体”这句话。

 

夜幕降临的时候桃源乡的小铺子的烛火摇曳,灯影里的那两个人的影子映在窗户上,尖角的那只影子温柔的把玩着对方耳边的那枚铜钱,然后他们合为了一体。

桃太郎在树下坐着叹了口气。

“白泽大人每天这么乱搞身体吃得消么?”他抚摸着旁边无忧无虑追着自己尾巴玩的小白。

“还有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吹夜风会闹肚子的。”

 

[这不就是拉灯嘛!!!我擅长啊!]

 

6.肉文,包含“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这句话。

 

鬼灯和白泽两人无论地狱还是天国都是众所周知的死对头。

即便是所有人都觉得这俩关系不一般,甚至盛传所谓的有一腿,双方当事人都会嗤之以鼻表示不屑。

就像他们说的,这两个人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谁会如此自恋喜欢上自己呢。

“我又不是自恋狂。”

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官方的解释是这样的。

 

“昨天居然有人把你那狗屁不通的艺术细胞跟我对金鱼草的审美相提并论,真是没眼光。”

鬼灯倚在床头看着白泽跨坐在自己身上脱衣服的样子,懒洋洋的抱怨着。

“这种事情想多了会早衰的,”白泽的手指划过鬼灯的胸口,“做人要及时行乐。”

“每天见你醉死在各样温柔乡里也没见你肾亏,而且你又不用担心人生苦短。”鬼灯最喜欢的就是白泽耳边的坠子,小巧的中国结,红艳艳的两根绳缠绕着那枚铜钱,白泽一动它就一晃,晃的鬼灯有些口干舌燥。

“我说的是你”白泽舔着鬼灯的脖子,单手解开他和服的带子。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了下去。

 “就算是永生的白泽大人不也是这幅淫兽的模样?”

鬼灯看着上方白泽满足的表情恶意的挺了挺腰。


说来这个姿势不错,下次再试试。鬼灯说道。白泽系扣子的手停顿了一下,嗯了一声。

也许真是自恋吧,他出门的时候这样想到。

自己想的总能和对方不谋而合,这种默契给自己省了不少事。

就连床上那点事也很合拍,所以何乐不为。

隔三差五白泽就会来找鬼灯,做一些没羞没臊的事情,他称其为友好交流。

反正双方谁都不吃亏,也不算是个亏本买卖。

对他来说确实算不上人生苦短,大体上来说只能是一种消遣。

这么多年下来再想不通这种事情可真是庸人自扰了。

白泽伸了个懒腰往桃源乡的方向走去。

 

7.以此为例,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

 

鬼灯总是做噩梦,半夜惊醒坐在床上大口喘息肺部却像被狠狠的挤压着进不来半点氧气,冷汗顺着下巴滴到苍白的手指上。扭头看了一眼闹钟,还在凌晨四点,快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他对自己小声的说到。只是一个梦,一个梦而已,明天面对苛刻的上司还需要打起精神才可以,自己刚进公司必须万分小心才可以立足。

梦里永远重复着一个样貌清秀的人对着自己笑,他说了什么自己永远记不住,只是那人眼中有着自己万分不舍的决绝,那人把自己推开站在一株开的正好的桃花树下,头上的两只白色的角开始脱落,血顺着他的面颊淌了下来染红了右耳的那枚铜钱。

鬼灯记得自己想大喊却发不出声音,想痛哭却流不出眼泪,想跑过去阻止这一切却永远无能为力。他只能这样看着,看着那人在倒下之前一直望向自己的眼睛,说不完的话全都写在那双细细长长的眼睛里。

凌晨四点,他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脸。

 

今天公司新晋经理听说是从中国来的,大家都这样小声的交流着。不知道这个外国人会怎么管理大家。鬼灯睡眠不足的捧着咖啡杯子看上司把那人带了进来。

“大家好,我叫白泽,希望今后能和大家共事愉快。”

鬼灯的杯子掉到了地上。

那双狐狸一般上挑的眼角弯起了一个熟悉的弧度。

“请多关照了。”

—end—


2014-02-20 /  标签 : 鬼灯鬼白 39 7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