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lucky dog1]糖果

复健。

###########

十六岁是个好年龄。可以肆无忌惮的穿着盖过白皙大腿根的短裤,两根黑色的小皮带绕过平整的肩膀用上好银质又精致的小夹子固定在裤腰上。完美剪裁的上衣刚刚好勾勒着介于成人和幼童之间美好的身体。同这个季节一样热烈又令人汗流浃背,躁动又带着各种香气使人向往。

少年坐在树下,从小严格的教导形成的良好的素养——两腿并拢脚跟微微离地,倾斜成一个优美的角度,后背挺直,下巴不高不低,端正而优雅,在任何地方都要保持这样的风度,像个真正的绅士,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当行为使给予自己姓氏的古老尊贵家族蒙羞。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有着老工匠手艺的蕾丝勾花,随意赠与哪位女士都可以赢得芳心的那种美——先包住紫色刘海来回擦拭,又沾了沾面颊,随即低头抹净小刀上的红色液体。手法轻柔动作缓慢,时间还有很长,做事情要有合理的安排,不可以有任何惊慌失措的行径。
他似乎不太喜欢这种东西,小羊皮靴子被红色的液体染上了一点,他还挺喜欢这双小靴子的,穿了有三四个月了,最一开始有点咬脚跟,为此还暗自闹过小小的情绪,如今好容易穿的柔软又服帖却又被弄脏了。会被爷爷责骂吗?应该不会,他不在乎。

无论是小羊皮靴子,还是少年自己。

所以他只能泄愤般的踢了一脚屁股下面的物体——弄脏他鞋子的那个物体,已经变得冰冷,只能当成暂时的休息场所让他坐一下,比坐在地上优雅一些,他这样认为的。

太阳钻进云里,并没有给这个燥热的午后带来一丝凉意,相反更加闷的令人不适。少年抬头看了看纹丝不动的树叶,他不想回去,没有立刻回去的理由。不惧怕却也不期待回到那个巨大的、古老的、豪华的、承载着人们口口相传交口称赞的古老贵族城堡。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他眼中有了一丝生气,小心翼翼的从微微被汗水洇湿的衬衣内侧掏出一个小纸包,不起眼的被揉皱了扔在地上都没有人会捡起来的那种劣质草纸,是在出门时候绕过仆人视线之后偷偷跑去街边买的糖果的外包装。小商贩毕恭毕敬的把它递过来的时候还附带着谄媚的笑:小少爷您拿好。这样不容易弄脏手。

他捏起纸包里已经融的黏在一起模模糊糊的糖块,五颜六色的糖果之间依依不舍的牵拉出长长糖丝,他最喜欢黄色的那块,虽说甜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可是黄色的不一样,更合他的心意。
放进嘴里舌头绕着它打了个转,和牙齿碰撞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
他翘起嘴角闭上眼睛,想起了那年圣诞节,抢走自己糖果的那个孩子,也是金色的头发,身上仿佛有着甜蜜的味道。
像太阳一样,热烈又奔放。
从那以后他就爱上吃黄色的糖果。
可能下次,下一次,再下一次,就真的能再碰到他吧,像太阳一样的人。

可惜了刚才舔到了一点手上没擦干净的液体,嘴里隐约有点铁锈的味道,该死的。
少年睁开紫色的眼睛,用舌头把糖果推到后槽牙的位置,微微用力。
咔。
糖果碎成了几块。

-END-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