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鬼灯/鬼白]饮鸩止渴

 给托尼太太的生日贺文。

承蒙不嫌弃m(_ _)m ,十分喜欢太太的文,拖了两天迟到的贺礼,请笑纳~~~。

非常非常非常感谢小鸟 @Silver Bird 给我的配图,大晚上的赶死线还配了一张图我简直不知道怎么感动才好QAQ拔光鸟毛。

无病呻吟小清新系列……。说白了我实在是冻够呛了,希望春天早点到吧。

************************

  白泽其实很中意现世的景色。桃源乡即便再好,年复一年的风和日丽风景如画看久了也会烦。现世才有趣,看的就是春夏秋冬人间百态,品的就是世事无常。


  活的久了总有那么点触动,然后再被时间磨的光可鉴人。就像这青瓦灰墙,石板小路,一直伫立在这默默的被时光从崭新抚摸成陈旧,平整剥落成斑驳,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温柔又不毫不犹豫的留下它抚摸的痕迹。白泽的面容没有被眷顾,但是心却没能逃开这种荣幸。


  他坐在屋顶上抱着膝盖颇有兴致的望着这座不知名的小镇子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家都是那样的匆忙,忙着做买,忙着做卖,忙着出城,忙着回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活了不知有多久的高傲的神,人人都会羡慕的仿佛已经触及到永恒的神,却在这么一个普通的下雨天,坐在普通的屋顶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普通人,弯弯的眼睛里流露出向往的神色。


  初春的天不会太冷,从晨起就开始淅淅沥沥的落着牛毛细雨,说来撑伞多余,可是呆久了也会打湿发梢,湿哒哒的和白色头巾黏在一起塌在头顶。比起这个他更在意镇子尽头的那棵柳树抽了新芽,有个小童过去掐了一枝做了柳哨跟小伙伴们炫耀;或者是邻家那位漂亮姑娘摘了一些开的正好的野花给自己插在了发髻上;亦或者是那边小伙子被同伴们怂恿着跟心仪已久的少女告白引得大家善意的起哄。


  这有什么好看的。头顶上的天暗了一小片,雨也不再落到自己身上。白泽懒洋洋的仰头看着头顶的那把黑伞笑着问你怎么来了。

  说来鬼灯今天正好休息,本来想去桃源乡找白泽普通意义上的消遣一下打发时间,听桃太郎说他去了现世,没怎么来过中国现世的他索性就寻到了这个地方。站在屋顶不远处看着发呆淋雨的那个身影,缩成一小团白色坐在灰瓦屋脊上,平日里拈花惹草举止轻浮的那个人在偌大的尘世间竟然显得如此渺小和脆弱,简直是自己的错觉。

  随手找了一把黑色的雨伞,撑起来站在白泽的身后,看着他仰起头问自己怎么来了,鬼灯没有回答,皱着眉凑近闻了闻。

  你怎么一身酒气。

  酒是好东西,白泽含糊的说到,伸了个懒腰靠在坐下来的鬼灯身上,眼角的那片红色的纹路红的更加明显,像刚哭过一样。

  酒跟女人都是好东西,他又说到。她们都能陪着我,帮我消磨时间,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的多快乐。人们都羡慕鬼神的万寿无疆无所不能,他们用尽办法延年益寿修仙得道,但是他们不知道有的时候这永恒的时间才是最难熬的;他们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他们,春夏秋冬过完一年又一年,走着走着,就能走到尽头;他们不知道世间百态酸甜苦辣柴米油盐鸡毛蒜皮也可以让我这样津津有味的看上一整天;他们不知道,尽管桃源乡四季如春花开不败,我还是喜欢这里街口那颗枯了半截的桃树,每年开花结果树叶落了又长,就又是一年。他们只知道,有时候得不到的才是最想要的,我也一样。白泽笑着晃了晃手边的小酒坛递给鬼灯,这是我刚从那边买来的家酿酒,还挺不错,你尝尝。

  鬼灯只当他是喝多了话也多,沉默的接了过来喝了一口,是比清酒味道醇香不少。白泽顺势在他怀里摸了一把,把那柄长烟管拿了出来,像模像样的点上抽了一口,呛的趴在一边咳嗽的昏天黑地。鬼灯拍了拍他的后背,声音里带着笑的说简直笨死了。

  鬼灯把视线也放在眼下那条街上,雨大了起来,两个人撑起的伞将就够躲,虽然两人都不会因为这点小雨生病。不过这样挤着的时候几乎少见,毕竟就算是两人脾气不合为主,白泽是神,他是鬼,两人总归是有差别的。

  鬼灯也曾经是人,尽管现在是鬼,也受到上司的器重和下属的爱戴,但是他之前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孤儿而已。虽然时间对他来说还不是一种煎熬,可是孤独就像如影随形的烟雾一般,即便是散在空气里可是味道还是会闻得到,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会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并不是多么快乐的时光,但是还是可以拿出来偶尔怀念一下。

 

  无病呻吟,他自嘲的笑一笑,拿起小酒坛又喝了一口。

 

  在现世中不知名的小镇子的屋顶上,下着雨的初春,有一只神兽和一只鬼打着伞并肩坐着,注视着这个地方。

  白泽点着鬼灯名为孤独的烟,鬼灯品着白泽名为寂寞的酒,淡淡的酒香萦绕着白色的烟雾,被春雨打湿然后消散在尘世间的喧闹中。

 

  ——我们都是在永恒中饮鸩止渴的人。

 



 —END—


2014-02-24 /  标签 : 鬼灯鬼白 52 4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