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乡的自留地

你知道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吗?那是我拖延症每天犯病的时长。

愚者告白录

哇哇哇~~好甜的咧!!!!真的是不被逼到一定份上绝对不会相互告白的愚蠢小朋友www 能够在来得及的时候表达心意真是太好了呢!虽然那群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可有友如此夫复何求。腿毛你也是!!谢谢你的文和安慰!!!!好棒~!!!!!!虽然明天面临去检查的我xxx 应该,并不会有任何毛病吧!嗯!!!你的新刊也要加油哦!

ida子:

交给  @桃源乡的自留地  稻太太的小甜饼~


愚者告白录


|原作:Yuri on ice

|弃权,角色和原作都不属于我

|Otabek Altin x YuriPlisetsky;原作近未来时间线;没头没脑的小短打;请谨慎选择是否阅读。

 

00

 

预言者、参与者、路过的家伙里,未必有谁是聪明人。

 

01

 

Yuri和奥塔别克的上一次见面不太愉快。高度概括:他们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起因经过都不重要,因为结果实在太让年轻的妖精先生困扰了,以至于他除了赛场之外,整个人都是青黑色的,那张精致的脸上了领奖台依旧阴云密布,一度把Yuri Angels们吓得猜测他是不是受伤了。

 

他身体好得很,心病了。他当然知道怎么治愈——给奥塔别克打个电话,发个信息,说上一句“对不起,是我的错”就能药到病除。这难不倒Yuri的,不过他至今也没做。

 

直到刚刚他们几个聚在一起喝酒时,才意外探到真相。

 

“我说得出口吗?不可能,我可是当时跟他说了……”金发的妖精晃晃手里的空杯子,脸色发红,一脸喝高了的傻笑。他深吸一口气,大喊——

 

然后他直直倒地,喃喃念了几句之后彻底挺尸。

 

剩下的四个人面面相觑,拿着果汁的勇利放下杯子把地上的人捡起来放回沙发,维克多指着睡死的醉鬼一脸疑问,格奥尔基摊手,米拉翻个了白眼。

 

“就是这样,这一个月里他跟我念了无数次了——体谅体谅每天都还在跟他一起训练的我吧,不能让他再这么下去了。”

 

维克多瞄了日历,眨眨眼睛。

 

02

 

这是普通的一天,除了三月的月历刚被翻过去,一切跟往常别无二致。

 

奥塔别克·阿尔京到达圣彼得堡,按照教练的安排,他将在这度过为期三个月的训练。稍微意外的事情是,这次来接他的人是退役许久的维克多,车上还有米拉和格奥尔基。雅科夫家充满个性的小孩们冰场外也齐登场,这从来不是高概率事件。

 

上车之后,米拉和格奥尔基一左一右把他夹在车后座的中间,然后米拉打开了ipad,一番写写画画之后,对着驾驶座上的维克多比了个OK的手势。司机回了一个包在我身上的挑眉毛,随之给什么人发送了讯息,之后发动了车子。

 

“嘿,你不是还在生Yuri的气吧?”行驶了一会儿,在略微怪异的氛围里,米拉终于开口了:“就……你知道他不是真心想跟你吵架的。”

 

奥塔别克抿了抿嘴,嘴唇干燥的感觉让他回想起那天他和Yuri的争吵时的感觉。世锦赛刚碰面那天,他们大吵了一架。他当时因为说话太多而干裂的嘴唇,和拎着彼此的领子留下的勒痕早消失了,但是那份短暂的证据代表的尴尬却阴魂不散,越长越大。

 

“Yuri出什么事了吗?”奥塔别克问出声,绕过了米拉的问题。可问完他就有点懊悔,如果不解决吵架问题,这群护崽的狼可能会让他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都没有机会看见Yuri。他摩挲着手机,再次追问:“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到他,他可能把我拉黑了。他……是不是状态不好?”

 

米拉抛了一个Nice的眼神给格奥尔基,格奥尔基点点头拿起手机发信息。

 

“那,接下来,那孩子可能会有点激动。但是,无论他说什么请相信他说的是没有恶意的,先忘掉之前他吵架里说过伤人话好吗?”

 

这话有点奇怪,奥塔别克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在他开口询问前,他的手机响了,是Yuri。他在米拉和格奥尔基用唇语无声喊着“快接电话”之中,一头雾水的按下接听。

 

与此同时,米拉举起了刚才的ipad,上面写着:Yuri刚刚被告知你出事了,正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他刚睡醒,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赶快和解!

 

“……Yuri?”他真的想不好怎么开口,但是对方半天没有声音,他实在忍不住先出声了。

 

“奥塔别克!”Yuri的声音有点奇怪,气息不稳,“告诉我你怎么样了……不!求你听我说完!”

 

奥塔别克更困惑了,但他轻轻的用气音答应了。

 

面前的米拉在ipad上又补了一句:不知道勇利怎么给他描述的,可能他不小心给Yuri说成你快死了。

 

Yuri似乎在不停的喘气,感觉像是在逃命现场打外援电话。他的声音干涩得像是灌了一吨沙子,带着点上气不接下气的结巴:“我……天啊,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Yuri,我真的没事……”

 

“别开玩笑了!”他声音里带着颤抖,牙齿咬的咯吱声从听筒里一并传来,“听我说,我上次干了很多操蛋事,我想说……”

 

“Yuri,我没有怪你,一切都过去了……”

 

“我爱你。”

 

车厢内安静了。米拉睁大眼睛,单手捂住嘴,格奥尔基的手机掉到了地上,维克多都忍不住想往后看。而电话那端的Yuri却仿佛在这句之后,彻底打开了大门,他深呼吸,带着哽咽,却声音愈发清晰。

 

“我爱你,我想说我爱你……和你分开太难受了。这几周来我一直希望能听见你的声音,希望能看看你。我知道我们上次那天杀的吵架让你绝对不开心……”伴随着叙述,他的清晰慢慢消失了,声音抖得越来越厉害,最后只剩下大声换气的声音和轻微的抽噎。像是一架起飞失败的飞机,留在跑道上空转,却始终没有升空的后续。

 

米拉用膝盖顶了奥塔别克的,她指着ipad,上面写着大大的:坚持一下!我们快到了!现在,先哄哄他!

 

刚看完就被格奥尔基拉过去看他的手机屏幕,上面输入着:随便你说,但你敢让他再哭我就开门扔你出去!

 

然后格奥尔基对着维克多比划,压低声音喊:“维克多,别往后看了!看路!”

 

周围人七嘴八舌指手画脚,并没能让气氛轻松起来。这份心意的突然和沉重,都超过奥塔别克的预料。

 

他压低声音问米拉:“你确定他清醒吗?他真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这个?”

 

米拉的表情似乎想踹他一脚,被格奥尔基伸手按下来,同时救助者不忘疯狂点头,对他表示YES。

 

他觉得你快不行了,这时候他还搞不清楚自己说什么不可能!你要相信他说的绝对是真心的!——米拉飞快的在ipad上打出来,在他面前拼命摇晃。

 

可这太难以置信了。Yuri Plisetsky,皇冠上闪闪发光的钻石,他冰场上最伟大的战士,世人眼里美好的妖精,在说着爱他!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心脏在激烈的跳跃着,仿佛要跃出胸腔做个后内点冰四周跳才能阐述他的心情。

 

更糟糕的是,他最想说是我也爱你。

 

就算我们几周前大吵了一架,当时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就算你总会纠结身高,会给我的卫衣毛子里偷偷黏猫毛,经常像扑爷爷一样扑我即使长到了跟我一样高也没改,我依旧觉得你无与伦比的美好。

 

但是他不能回应。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告白,Yuri被蒙在鼓里,他被愧疚、焦虑、不安笼罩着做了这样的决定,他不是完全清醒的。没人能保证他冷静下来或得知真相之后会怎么做。他值得最好的,他不该被一个情急之下出口的剖白困住。妖精有那么多朋友,他想留住的英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唯一吗?奥塔别克并没有这种级别的绝对自信。

 

这些念头像是一群鱼,绕着奥塔别克的脑袋飞快的游来游去。他们撞击他的大脑,阻止他的语言系统正常工作。而在对面的Yuri看来,这大概变成了拒绝。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该只说对不起比较好……忘了吧。”

 

“我也爱你。”

 

让那些顾虑见鬼去吧!哪怕只是片刻,他也想拥抱一下自己向往着的光明。Yuri在他心目中是那样美好,他值得被爱,值得被回应。他喜欢他,尊重他,他对Yuri的感情也足够让他堂堂正正的说出来。

 

“我爱你,Yuri。”

 

“……你在安慰我吗?”对面人笑了一下,声音里还带着喘息,“谢谢你……但是我不想你带着谎言离开我,不要违心的回答我——虽然我希望你他妈永远别离开……”

 

“Yuri,死神是个勇敢又美丽的人,但是他不足以让我动心,因为我在之前遇到了你。”

 

“别闹了,这时候你还说这样的话……”Yuri笑了一声,吸了吸鼻子。

 

“首先,你是个战士,那是我爱的。”奥塔别克的表情缓和下来,露出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容,他一项项细数着,“你永不退缩,是我爱的;你会滑冰,是我爱的;你有猫,是我爱的;你很美,是我爱的。”

 

“别乱说我美,我那是帅——”

 

“你爱我,那是我最爱的。”

 

对面在短暂的安静之后,发出一声带着吸鼻子的笑:“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但我不想说了无遗憾,因为我还想听无数次。”

 

“不会是最后一次,我向你保证。”

 

“不,奥塔别克,你听我说!我真的觉得在最后让你带着这样的消息走很自私……”

 

“冷静点,Yuri。我们马上就会见面的,我不会轻易和你分开。”

 

“结果最后我还是欠你一次道歉吗,我……”

 

“Yuri,Yuri!没事了,没事的!”

 

车子停稳,金发的冰上妖精踉跄着拿着手机闪出门,与此同时,奥塔别克被七手八脚的塞出车外。

 

“欢迎回到人间!恭喜你们成功和好,预祝百年好合!”

 

米拉打开车窗对他们喊道,同一时间,胜生勇利从Yuri背后飞快闪过,窜上副驾驶座。

 

“我们去停车,不打扰你们了!”

 

眼见车子绝尘而去,Yuri似乎都没有清醒过来。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一团金色的草球,脸上全是泪水的痕迹,眼睛也在发红,嘴唇几乎干透了。

 

但是他的眼睛闪闪发亮,像是春季初雨后的绿原。

 

奥塔别克看着他,走上前去握住他的手,给了他一个清浅的额前吻。

 

“我在这,Yuri。我不会离开你。”

 

回应他的是个四肢并用的拥抱——半大的小豹子跳到他身上,双腿缠住他的腰,搂住奥塔别克的脑袋,给了他一个发狠的吻。

 

“你该至少试试叫我尤拉了,Beka。”

 

02

 

“操……你们这是连在一起耍我!操他妈的!”

 

“嘛,我来帮你作证,你的男朋友可不是故意的,我和格奥尔基都能证明——他懵了的脸还有照片呢!”

 

“照片传给我一份,然后你那边给我删掉,老太婆!还有你,猪排饭,你知不知道我都快吓死了——”

 

“其实看剧本我没觉得你会信,因为他真出事的话,估计是没法接电话的……”

 

“我以为他回光返照了……呸!才不是,禁止你以后再干这种事!”

 

“不要怪勇利嘛,这是我们一起想出来的,因为你昨晚喝多了喊出声,所以大家昨晚就都知道了呀!”

 

“维克多,我有话要说,我一度觉得今天要不是运气好,以你心不在焉的程度,车会被开进路边的河里。”

 

“哦呀,情节展开惊喜太大了啊。对我的驾驶技术有点信心吧,格奥尔基!。”

 

“附议。”

 

“勇利——”

 

“说这么半天,接受死刑的顺序决定了吗?我亲爱的队友们!”

 

“Yuri,今天是……四月一号。”

 

03

 

Yuri Plisetsky几周之前的吵架,是以一句话烂尾收场的。

 

他觉得难堪无比,却在此刻,真心实意的想把那句话再重复一遍。但是他现在有了更好的办法去堵住拆自己台的人的嘴了。

 

04

 

同样一句话,一次气急败坏指着对方的鼻尖,一次他用手环绕过对方的脖子。

 

“我告诉你,哪怕是‘我哪天昏头跟你告白了’,‘我原谅你今天的所做的愚蠢之事’这件事都不可能发生。”恋爱中智商减退者一号说,他大概完全忽略了自己告白过也道歉过。

 

他拉过对方的头,在周围一片糟糕大人们的“Get a room”之中,给了对方一个深吻。

 

“那么,我原谅你的话,你会再说我爱你吗?” 恋爱中智商减退者二号问。

 

“不会,因为你还得先学会叫我尤拉。”一号机这样回答。

 

00

 

因为困在恋爱里的人都是大傻瓜。



FT:

给my 稻太太,健康是最重要滴,赶紧好起来!( · v · )/~

评论
热度(102)